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范愉:当代世界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发展与启示(13)

 

进入21世纪以来,申诉专员制度逐步从行政监察发展成为一种行政主导的综合性救济机制,适应社会需求和时代发展不断向更广阔的领域拓展,成为ADR发展的新亮点。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已经形成由申诉处理、调解、调查、裁决和监察等程序构成的专业性解纷机制,发展较快的领域包括劳动、环境、消费、医疗等各种领域,并不断向公共服务行业和非公权力机构扩展,实现了公共治理在公私领域中的不断融合。其中发展较快的是金融消费者保护机制。上世纪90年代开始,欧洲(如英国、爱尔兰、德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等西方国家,以及印度、新加坡、马来西亚、南非等亚洲、非洲国家逐步建立了金融督察服务(Financial Ombudsman Service, FOS),欧盟还建立了处理成员国之间跨国纠纷的金融申诉专员机制。各国和地区的金融行业性纠纷解决机制名称不同,但都属于在金融监管机构指导下建立的专门性申诉处理机制,具有独立性、专业性、中立性等特点。由于消费争议不同于传统的民商事纠纷,其特点是双方当事人地位不平等,消费者处于弱势,其争议有一些直接针对既有规则(法律、行业惯例和规定等)的合理性,同时此类争议具有数额较小、经常性、普遍性的特点,不适合以传统商事仲裁和诉讼作为常规处理方式。采用监察专员的模式可以在及时妥善处理日常消费纠纷的同时,充分发挥行政监管、行业自律和自行调整(如规则和技术性问题)的作用,树立行业的社会公信力。目前,我国台湾地区、香港特别行政区已经建立了类似制度。

(四)协商调解优先及调裁结合。

现代司法和纠纷解决机制的程序设计最初崇尚裁决,即使保留调解,也必须与裁决程序完全分离,禁止中立第三方同时或先后采用两种方式解决纠纷,即调裁结合;即使法官或仲裁者通过调解促成当事人达成了合意,也只能称之为“和解”,以避免身份和功能的混同。因此,我国诉讼调解和仲裁调解曾经受到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质疑。然而随着ADR的发展,世界各国和地区的纠纷解决理念和制度发生了许多重大变化,协商性解纷方式得到推崇,调解优先成为程序设计中的共识,而法官调解也不再是禁忌。实践经验则表明,调裁结合的各种弊端是可以避免的,二者取长补短、相互融合则可能产生出更多优势。在这种背景下,开始出现调裁结合的趋势,表现为:

1.仲裁调解化或调解与仲裁结合已为国际规则所确认。

   在专门性解纷机制的制度建构中,各国越来越多地采用强制调解取代仲裁、或者二者并存,鼓励当事人优先选择调解;仲裁机构纷纷建立调解中心,一些仲裁机构调解及和解的案件数量已经多于裁决。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