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范愉:当代世界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发展与启示(15)

 

美国州法院的司法调解已形成三种模式:(1)由法院控制的调解,即调解由本案法官、其他法官或其他法院工作人员(如书记员)提供;(2)法院附设调解,法院通过委托调解有效监督私人调解员的资质,调解员为当事人聘请;(3)调解由法院外私人和ADR组织提供,法院可提议当事人进行调解,但不直接调解。其中第一种模式属于从上世纪80年代逐步兴起的新生事物,被称作司法调解模式(JDR),包括司法和解(judicial settlement)、司法调解(judicial mediation)、司法主理(judicial moderation)和促导审理(facilitative)。虽然与我国的诉讼调解设计不同,但各国和地区的法官调解及调裁结合已成为普遍现象,民事诉讼中和解率不断上升。如美国联邦民事法院的民事判决率已经多年不到3%,其中和解(包括法院外调解、法官委托调解和法官调解)率不低于80%,远远高于我国法院。

(五)应急、群体性和大规模侵权事件处理。

   随着当代社会的发展,大规模侵权、突发公共安全事件、群体性事件的处理成为世界各国和地区政府需要面对的新问题。传统的思路将这些事件的处理付诸司法,并尝试通过集团诉讼、公益诉讼等方式解决。但实践证明,诉讼程序对于处理此类问题效果很不理想,甚至带来了新的社会问题。而在政府主导下通过专项基金、一揽子救济方案等新型ADR方式处理,不仅效益更高,而且更有利于给予受害人公平、及时的救济。以往非常依赖司法诉讼的美国,近年来政府在包括911事件和墨西哥湾石油污染事件等一些个案的处理中,尝试了赔偿基金、行政监管、政府和解等新型替代诉讼的救济方式,取得了很好的成效、赢得了公众和法律界的高度评价。如20104月,英国石油公司在美国墨西哥湾租用的钻井平台发生爆炸,造成大规模漏油和环境灾难。“本来,英国石油公司完全可以利用法庭作为一个避难所,把官司打上几十年,对法律责任一概否认,花上几百万美金律师费而对索赔者一毛不拔”。然而,在奥巴马总统的直接介入下,“没有新的立法,没有国会听证,没有政府的行政法令,没有法院的指令——只有一项由总统精心安排、由英国石油公司进行实施并由司法部负责监督的私人协定”。由英国石油公司出资200亿美金建立理赔管理程序,“向所有潜在的诉讼原告提供一个避免旷日持久的法律梦魇、确保快速赔偿”。该程序在90天内完成了近17万人的即时紧急赔付,到20123月底,共处理了100多万件索赔案,赔偿额61.39亿美金,同时经调查40多万索赔者被拒绝理赔。20133月,起诉的律师与英国石油公司达成和解,理赔过渡到新的程序。这一案例被视为当代大规模侵害事件处理的经典案例,开创了行政主导、受害人救济优先的纠纷解决理念和程序创新。日本则注重通过法院的“和解劝告”和议会法案替代判决解决大规模侵权和新型案件。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