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范愉:当代世界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发展与启示(16)

 

六、启示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建构与完善是一个宏大的社会工程,需要在体制改革、司法改革、法治建设的进程中,运用综合治理的理念进行顶层设计和实践创新。其重点在于合理配置资源、建构制度,形成民间、行政、司法程序的有机衔接和相互协调,最困难的则是促成社会观念的转变和新型纠纷解决文化的形成。

以往,我国在发展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过程中主要依靠“摸着石头过河”和“大调解”运动以及各地各部门的创新,解决了许多现实难题,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形成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治理的特色和经验。然而,随着我国进入新常态和法治建设新时期,这种粗放和应急性模式已开始不适应社会需要,亟需在社会治理体系革新中进行系统整合。在这一背景下,借鉴当代世界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和ADR的发展趋势,可以使我们获得以下启示:

   首先,应加强对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顶层设计,在总结各地各部门实践经验的基础上进行资源整合、制度完善,对民间性、行政性和司法解纷机制整体布局,逐步形成科学的机制和程序,改善目前各部门相互掣肘、资源浪费、效率低下的状态。在民间社会机制的发展方面,应坚持维护人民调解作为基层社区调解的社会功能,同时给各种新型民间性解纷机构提供更加开放和多元的发展空间,民间性调解无需一律套用人民调解的名称和组织形式。基于我国体制的特点和社会条件,应优先发展各类公益性解纷服务,同时逐步探索市场化机制的发展模式,并构建合理的管理体制。由主管部门对依靠公共资源建立运行的解纷机构加强效益评估,严格控制公共成本。为了解决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短板问题,应加强完善行政性纠纷解决机制,特别是行政调解和申诉制度(包括信访),强化政府和行政执法机关的责任及解纷能力。继续发挥司法机关在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中的引领和推动作用,积极尝试各种有效的实践创新。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