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简析《联合国关于调解所产生的国际和解协议公约》草案(1)

             仲裁之所以能成为广受青睐的国际商事争议解决途径,有着近60年历史的《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纽约公约》)功不可没。相比较而言,由于有关调解协议的可执行性问题尚未有统一的国际规则,国际商事调解的发展受到一定程度的制约。今年2月,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UNCITRAL)争议解决工作组会议一致通过了《联合国关于调解所产生的国际和解协议公约》草案(以下简称“草案”)。20186月,UNCITRAL第五十一届大会将对该草案进行审议和表决。

   目前,各国关于调解和解协议的执行,基本分为三类:1. 作为合同执行。如果将调解协议视为合同,则其效力如同普通的合同协议类文件,对当事人的强制力低于法院判决和仲裁裁决。2. 经过一定程序转化为法院判决。《欧盟调解指令》规定如果当事人均同意,调解达成的和解协议可具有可执行性,可通过法院确认的方式实现。美国《科罗拉多争议解决法》也规定:“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如是书面形式,且各方均签字,则任何一方或其代理人均可向法院申请,将该协议作为法院的命令从而具备可执行性。”我国最高法院司法解释规定:“调解协议达成后,双方当事人认为有必要的,应当在调解协议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向调解组织所在地基层人民法院申请司法确认。”3.视为仲裁裁决或经过一定程序转化为仲裁裁决。例如,美国加州《民事诉讼法》规定,如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且和解协议采用书面的形式,调解员和当事人均在该协议上签字,则该协议可以被视为合法组成的仲裁庭作出的仲裁裁决,与仲裁裁决具有同等效力。我国《仲裁法》规定:“当事人申请仲裁后,可以自行和解。达成和解协议的,可以请求仲裁庭根据和解协议作出裁决书,也可以撤回仲裁申请”;“调解达成协议的,仲裁庭应当制作调解书或者根据协议的结果制作裁决书。调解书与裁决书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