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全国政协常委齐成喜:为商标代理设置“门槛”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一些商标代理机构违背社会良知,为图谋不当商业利益,协助部分企业和自然人抢注与疫情相关的‘火神山’‘雷神山’等文字,扰乱市场公平竞争秩序,践踏社会道德底线,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和愤慨。部分商标代理机构破坏社会公平正义的行为亟需从根本上进行遏制。”全国政协常委、民革天津市委会主委齐成喜十分关注商标代理行业发展的问题,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应给商标代理机构设置一定准入“门槛”,营造风清气正的行业氛围。
    据统计,截至2019年底,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下称商标局)备案的商标代理机构数量近5万家,比2003年增长了近270倍,但同期商标注册申请量仅增长17倍。一些商标代理机构不仅不能为客户提供高质量的代理服务,还伙同甚至怂恿申请人恶意抢注囤积商标,仅2019年4月至7月,商标局共计驳回非正常商标申请 24145件,其中,恶意注册性质案件8656件,囤积性质案件15489件。另外,2019年有2.5万家商标代理机构未办理一件商标注册申请。
    “商标代理机构间的恶性竞争导致部分服务质量差的代理机构采用低价竞争、非法招揽业务等手段,这对讲信誉、守规矩的商标代理机构是不公平的,对市场形成了冲击,造成了不良影响。”齐成喜告诉记者,商标代理属于法律服务范畴,专业性强,复杂度高,涉及法律知识面广,商标授权确权法定程序繁杂,代理服务周期较长,商标代理的质量和水平直接影响到知识产权价值,从业人员应具备优秀素养和良好信誉。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指出,要适当加强中央在知识产权保护领域等方面的事权。基于此,建议恢复商标代理行业准入制度。”齐成喜表示,建议司法部、国家知识产权局对恢复商标代理行业准入制度的可行性和必须性进行研究,借鉴国际通行做法,进一步加强中央在知识产权领域等方面的事权。同时,建议全国人大法工委在修订商标法时,研究增加商标代理人员的资质管理和机构设立许可相关内容,恢复商标代理师资格考试,并明确商标代理机构的设立条件。
    他建议,先从地方开展商标代理机构准入制度改革试点,及时总结成效经验适时推广。中华商标协会可在非强制的基础上,以协会名义举办商标代理从业人员等级考试,公布商标代理机构具有资质人员数量及比例,客观体现代理机构服务能力和水平。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