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弱美元背后美欧重塑全球贸易体系 中国如何应对?

        2月5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收盘价报6.2927,较上一交易日收盘价跌129点。仅2018年1月份,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就升值了3.5%,创下24年来最大单月涨幅。
        过去一年来,美元几乎对所有主流货币都贬值了10%以上,其中美元兑欧元汇率2017年贬值约14%,2018年迄今再度贬值逾4%。美元兑其他主要货币的汇率已处在多年来最低水平。
        在一些人看来,当前美元疲软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由美国政府推动的,旨在以牺牲主要贸易伙伴为代价促进美国经济发展。这一轮有意为之的美元疲软能持续多久?
        中国常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团前副代表周小明认为,美中贸易前景不乐观。
        美国放弃强势美元政策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在上个月底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发表的一番言论被公认是最近一轮美元暴跌的“导火索”。他当时在一个记者吹风会上说:“美元贬值对我们是好事,因为这与贸易和机遇有关。”
        此言一出,犹如重磅炸弹,被外界普遍解读为美国政府决定放弃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来保持的强势美元政策。
        对于姆努钦所言,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罕见地予以指责,美方随后也称姆努钦的言论是被断章取义了,但市场接受了这个信号,很明显,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议程需要得到美元走弱的支持,从而使美国出口商品相对更具竞争力。
        特朗普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接受CNBC采访时回应道:“美元将变得越来越强大,最终我希望看到强势美元,我们的国家在经济上变得如此强大,在其他方面也变得强大起来。”
        但在1月31日发表的首份国情咨文里,特朗普没有对“弱势美元”作出澄清,反而是极力强调美国终于不必再“忍受”数十年来签订的不公平贸易协议,宣称“经济投降的时代结束了”,声称美国将致力于修补不利的贸易协议,并磋商建立新的更加公平互惠的贸易关系。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首席全球经济顾问菲尔斯(Joachim Fels)指出,美国已发起一场旨在使美元维持弱势货币的行动,并且正“赢得胜利”。
        但在加拿大国民银行公共部门研究与策略负责人洛夫利(Warren Lovely)看来,虽然美元短期内仍将承压,但今年晚些时候可能会反弹,因美国经济基本面强劲,可能会促使美联储今年加息超过市场预期的两次。
        目前欧元将继续从美元疲软中获利。自2016年年底以来,欧元兑美元累计升值超过16%。但洛夫利警告欧元的投机性多头仓位目前已处于历史高位,需引起警惕。
        投资者押注欧元区十年来的最快经济增长将迫使欧洲央行放弃宽松货币政策立场,但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最近暗示不太可能在短期内放弃宽松立场。
        除此之外,欧元多头还需要面对包括3月4日意大利大选在内的地缘政治不确定性。目前反欧盟的民粹主义政党在民意调查中表现良好,有可能获得执政权。洛夫利认为,一旦市场情绪对欧元产生负面影响,欧元贬值起来可能会像最近的升值一样势不可挡。
        借助经济一片向好的形势,欧洲大国开始重新评估二战后建立的以美英为核心的国际贸易体系。法国总统马克龙在达沃斯论坛致辞中就明确呼吁“建立一个包括各国、投资者、银行和企业在内的真正的全球契约”,来应对民粹主义、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挑战。
        而马克龙提出的“全球契约”理念,在一些发展中国家看来,其核心实质是保持法国及欧洲福利水平的同时,要求其他经济体向欧盟的社会标准看齐,从而消解后者的劳动力成本和政策优势。
        巴黎政治大学教授拉伊迪(Zaki Laidi)认为,欧洲和美国在应对中国所构成的挑战上采取了迥然不同的方式,与美国相比,欧洲人倾向于出台更多规则,即通过所谓的“WTO+”框架,重塑全球贸易体系。
        中国如何应对
        2月4日,中国商务部发布2018年第12号和第13号公告,决定即日起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高粱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立案调查。商务部贸易救济调查局局长王贺军称,商务部掌握的初步证据表明,美国政府对高粱提供补贴,2013年以来,美对中国高粱出口大幅增加,价格下降,对中国高粱产业造成损害。
         在此之前,美国已对中国的钢材、铝板等产品发起调查,发起知识产权方面的301调查,还先后否决蚂蚁金服收购美国速汇金公司和美国电话电报公司与华为合作销售手机产品。
        今年1月14日,美国国会议员提案要求美政府机构禁止采购华为和中兴的通信产品及服务;同月22日,特朗普批准对进口洗衣机和光伏产品征收保护性关税。有消息称,特朗普将在未来几周内对来自中国的钢铁和铝制品征收惩罚性关税。
        周小明指出,美国接下来有可能对中国产品实施惩罚性关税。因3月底前后,特朗普要对“301调查”作出结论,很可能会以中国侵犯美国企业知识产权为由征收罚款。
        除此而外,美国政府还考虑开展更长战线,中国的石化、纺织品都可能成为“301调查”目标。
        在周小明看来,特朗普上月底发表的国情咨文,对中国虽着墨不多,但用语很重,惟一提及的一次,是将中国与俄罗斯并列为“挑战我们的国家利益、经济地位和价值观的对手”,这种转变,对中美经贸关系将产生深远影响。
        中国该如何应对?周小明建议,美国重新定义与中国关系,我们也有必要调整对美整体策略,以免陷入被动。
        对于中国来说,未来国际规则制定要朝着有利于我们发展、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方向,要把事关发展的重大议题列入首要突破计划。
        “在联合国工作这么多年,最痛心疾首的就是我们应该下大力气研究我们的规则,成为主导贸易新规则的重要一方。”周小明说,“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今年3月要签协议,将力推其劳工、国企规则成为国际贸易体系新规则,我们不能被动接招,要有自己的利器、重器,把方向盘让给别人就会陷入被动。不能再像过去那样,人家提出规则,我们只能讨价还价。”
        他建议企业也有必要提前布局,对自身业务,如供应链、市场等的影响做出科学分析,准备好应对方案,以免措手不及。
        “中国不会选择走跟美国对抗的道路,但中国也不会牺牲自己的发展利益,”周小明说,“这五年是关键期,如果没能抓住机会,未来形势可能就很难逆转了。”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