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新能源汽车1月产销下滑逾7成!暴跌的真相是什么?

 

   

 


2016年是新能源汽车进入快速发展期的第三年,但这一年,政策的变化多端让人措手不及。


与去年类似,今年1月,新能源汽车市场再次出现了大幅波动。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2月1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1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为6889辆和5682辆,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69.1%和74.4%。这个月的产销量规模与2014年年中相当,在2014年8月之后,新能源汽车进入发展快车道,此后产销每个月均超5000辆。


仅从数据来看,这一次的产销大降有两个显著特点:其一,所有品类的新能源汽车销量都出现了大幅下滑。其中纯电动汽车产销分别完成5857辆和4978辆,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63.8%和67.8%;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032辆和704辆,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83.2%和89.5%。


其二,之前的销量下跌基本上是环比的月份波动,多是受到一次不可控因素的影响。2016年1月环比大幅下滑,就是因为补贴政策不明朗,导致市场层面的举棋不定。不过,整体来看,去年一月仍然保持了同比增长,但今年新能源汽车销量无论同比,还是环比,均出现下滑。


暴跌的真相是什么?

这两个特点反映了新能源汽车后续增长力量的不足。从表面来看,新能源汽车的走势有点让人担心。不过,中汽协在现场解释了此次新能源汽车销量大跌的原因——在于政策的突然变动。2016年12月30日,中机车辆技术服务中心发布了关于调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申报工作的通知(简称“通知”)。


这份通知直接推翻了2016年发布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1至5批审核,宣布这五个批次需重新核定。而2016年前五批《目录》大致涉及新能源汽车企业235家,总共2193款车型。根据通知,这些车型都需要重新核定通过后才能进行销售,这需要很长的周期。而车企一旦申请目录未通过,将面临产品拿不到补贴的风险。因此,车企还在等待新目录的发布。这是导致今年1月销量暴跌的直接原因。


两次大跌均源于政策触发,说明在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中,政策扮演着巨大的作用,也再次证明了一个事实:保持新能源汽车政策的稳定,对于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发展极其重要。2016年是新能源汽车进入快速发展期的第三年。但这一年,政策变化多端,让人措手不及。


从年初三元锂电池被剔除出补贴目录开始,新能源汽车行业似乎就没有消停过。比如新能源汽车产品目录一批接着一批,不断推倒重来,年底更是将前面四批已经审批的产品目录推倒。不仅如此,包括低速电动车、动力电池准入政策也都出现了较大变化。


以低速电动车为例,在一个月内,行业国标升级到乘用车,并要求使用锂电池和碰撞试验。而动力电池则一开始要求不低于80Gwh,近期又突然下降至30Gwh—50Gwh范围。不断变化的政策让人措手不及,以至于有企业家近期呼吁,保持政策的稳定是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重要条件。


还有没有购买需求?

政策的稳定可以保证新能源汽车市场不出现异常波动。而回到最基本的问题上来,新能源汽车是否还有需求?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一方面需求是肯定存在的。比如根据北京市指标办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8日,累计收到个人新能源汽车配置指标共42384个,已经达到全年新能源个人指标的83%,呈现出供不应求的局面。又比如村镇地区的低速电动车,年销量规模已经突破了一百万辆。这个不被官方认可的市场,实际上已经将村、镇、县等三级市场带入了“电动时代”。从这个层面来说,市场需求是客观存在的。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个市场的前景也是模糊的,甚至一些电动车从业者也不看好市场的发展,销售数据也比较悲观。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徐长明曾透露说,2015年33万辆新能源销量中有8万是私家车,这8万辆私家车哪去了呢?限购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杭州占了8万中的70%,而这些消费者选择新能源汽车的原因是没有牌照,而不是出于使用考虑。从新能源汽车销量的具体结构来看,新能源汽车消费目前仍完全靠政策拉动。


按照去年公布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2017年新能源汽车补贴额度比去年降低20%,补贴最高上限也由2016年的5.5万元下调至4.4万元。地方政府各级补贴总和不得超过中央财政单车补贴的50%。这使得购买电动车实际付出成本更大,而从目前来看,电动车的使用便捷性和保养成本也并不比燃油车有优势,这使得电动车的推广更为艰难。



100万辆的“缺口”

 

目前已经有企业宣布上调电动车价格。比如国内电动车生产商小牛电动近日宣布,因原材料、人工等成本上涨全面上调产品价格;另外,比亚迪等公司也在制定新的价格标准。可以预见,未来,电动车在这些相关因素的推动下可能有一定幅度的上涨。当然,随着产量提升,价格未来也将逐步下降。


未来三年,新能源汽车补贴还将逐步下降。其中2017-2018年对新能源汽车的补助标准在2016年基础上下降20%,2019-2020年在2016年基础上下降40%。按照规则设计,2020年以后补贴政策将会退出。在这三年之中,新能源汽车的价格、使用成本、便捷性等能否取得长足发展并具有全面优势,将成为新能源汽车未来可否快速发展的决定性因素。


粗略算一笔账,到2020年中国单位运营的新能源汽车加起来大概是70万辆,其中商用车接近40万辆(包括大客车10万辆车),而租赁的新能源汽车大概25万辆,再加上出租车等单位运营的车,这70万辆是完全依靠政策拉动。而到2020年,新能源汽车销售目标是200万辆。


现在,新能源车私人消费靠政策推动能达到30万辆,加上非私人领域的70万辆,一共是100万辆,还差100万辆。这100万辆则是真正依靠自愿购买才能推动的量。从目前来看,要实现这个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