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办公室

2017年7月中国贸促会例行新闻发布会(2017年7月27日)

       冯耀祥:新闻界的各位朋友:
  大家上午好!
  欢迎各位参加2017年中国贸促会7月例行新闻发布会。
  首先,我介绍一下出席今天新闻发布会的领导,中国贸促会法律事务部副部长、企业权益保护中心负责人刘超,越南对华保障措施案涉案企业代表、山东聚鑫源精密薄板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清国。我是中国贸促会新闻发言人、发展研究部部长冯耀祥。
  今天新闻发布会的主要内容是发布中国贸促会商事法律服务工作有关情况和创新做法。
  下面,请刘部长介绍有关情况。
        刘超:各位新闻媒体朋友:
  大家上午好!
  欢迎出席贸促会新闻发布会,感谢新闻媒体朋友们一直以来对中国贸促会商事法律服务工作的关注和支持。借此机会我向各位新闻媒体的朋友介绍一下今年上半年贸促会商事法律服务工作的有关情况和创新做法。商事法律服务是贸促会两大业务主线之一,目前我会从事商事法律服务工作的部门有法律事务部、商事法律服务中心、企业权益保护中心、识产权服务中心、专利商标事务所、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秘书局、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秘书局、香港专利公司、中国国际商会涉法部门等单位,正在开展的商事法律服务工作涉及商事仲裁和调解、知识产权、经贸游说和摩擦应对、自贸区和WTO等国际经贸规则谈判相关业务、商事法律培训等方面。作为全国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工作领导小组、国务院知识产权战略实施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发展涉外法律服务业联席会议和涉外法律工作交流协商机制成员单位,贸促会积极发挥自身优势,不断整合涉外商事法律资源、拓展涉外商事法律服务领域,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下面,我向大家通报今年上半年贸促会商事法律服务工作的有关情况和创新做法。
  一、创新做法,积极应对经贸摩擦新形势
  2017年上半年全球经济出现好转,但复苏态势仍较为脆弱,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趋势明显。贸促会充分利用自身优势,通过行业磋商等国际通行规则,积极开展全球经贸摩擦案件应对工作,帮助我企业开拓和维护国际市场,服务中国制造在全球谋篇布局,取得了一定成绩。下面,我向大家通报今年上半年我会开展经贸摩擦应对工作的两个创新做法。
  创新做法一:经贸摩擦从被动应对升级为涉案行业主动治理,中国彩涂板行业打赢越南保障措施案。
  2016年7月,越南对彩涂板发起保障措施调查,中国产品年涉案金额超过5亿美元。这是越南历史上发起的第二起保障措施调查。案件立案后,在商务部指导下,中国贸促会迅速组织企业开展应对。2017年5月31日,越南工贸部发布终裁结果,3年内对进口的彩涂板产品采取数量限制方式的保障措施,其中中国出口数量由中方通过行业自律方式负责管控和分配。这一裁决结果创新了结案方式,切实维护了企业出口利益。首先以数量限制而非高税率的结案方式保住了我彩涂板在越南这一重要的出口市场和市场份额;其次,越方此次裁定由作为出口国的中方自行负责管控数量限制,而非传统上由进口国进行管控,有效避免了以往进口国管控数量限制引发进口商对中国产品竞相压价,导致中国企业再次陷入低质低价竞争的恶性循环,从而损害企业利益和中国产品形象的不利结果,这意味着中国出口商将出口越南的定价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切实有效地维护了行业企业利益。
  案件之所以取得突破性成果,关键在于我们转变工作方法,变“被动经贸摩擦应对”为“涉案行业主动治理”。
  近年来,我国彩涂板行业发展迅速,对外出口持续增长,2016年出口规模近百亿美元。但在快速发展的同时,彩涂板行业在海外遇到围堵,近年来陆续遭到欧盟、俄罗斯、越南、印度、印尼、海合会、墨西哥、巴基斯坦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起的贸易救济调查,饱受经贸摩擦之苦。在带来企业应对案件的过程中,我们最大感受是,仅仅从应对的角度出发开展工作,我方永远处于被动地位,很难取得大的突破。只有主动进行“行业治理”,把案件应对和行业治理相结合,才是破局的关键。在中国贸促会的倡议下,中国彩涂板行业18家代表性企业成立自律委员会并发布自律宣言,旨在开展行业自律,提升产品质量,规范出口秩序,成功走出行业治理解决经贸摩擦这一思路的第一步。该案的成功,为以后其他案件通过经贸摩擦治理解决纠纷起到了良好的示范作用,中国贸促会将继续把自律模式灵活融入到不同案件、不同行业、不同地域中去,从“经贸摩擦应对”走向“经贸摩擦治理”,健康可持续地打开“走出去”机遇之门,保障行业有序、长远地发展。
  创新做法二:主动填补经贸摩擦应对“真空区”,帮助行业打赢了新西兰对华反补贴第一案。
  2016年12月19日,新西兰商业、创新和就业部对进口自中国的镀锌板卷发起反补贴调查。本案涉案金额小,中国涉案产品在调查期内对新西兰出口量4000多吨,金额约320万美元,仅占新西兰国内市场份额的2.5%-4%。由于案件金额小,企业应对意愿不强。尤其是近年来,我国镀锌行业企业频繁遭受贸易救济调查,发起国家包括欧盟、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泰国、越南等多个国家,行业企业遭受打击巨大,镀锌企业已无力应诉,行业亟需支持和帮助,维护宝贵的出口市场。在这一背景下,中国贸促会主动担当,代表行业积极与政府配合开展案件应对工作。2017年7月6日,新西兰政府发布终裁结果,裁定我国对镀锌板卷行业补贴微量,且没有对新西兰当地产业造成实质损害,将以无措施结果结案。我应对工作取得积极成效。
  在近期各国陆续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救济案件中,部分案件呈现涉案金额少,产品类别小的特点。除上述新西兰镀锌板卷案外,还有阿根廷对华卫浴陶瓷反倾销案涉案金额600万美元,欧盟对华低碳铬铁反倾销案件涉案金额为100万美元。
  这些案件由于涉案金额小,出口商绝大部分都是私营小微企业,应诉组织难度较大,非常容易造成应对工作的“真空区”。然而,目前正处于《入世议定书》15条到期后的敏感时期,很多国家针对是否在对华反倾销调查中继续使用“替代国”做法的态度尚不明朗。如果我行业企业放弃案件应对,未能立场鲜明地表明我方态度,有可能引起部分国家加大对中国立案的力度,并继续对中国使用不公平的调查规则。以上提到的新西兰镀锌板卷案是新西兰对华反补贴第一案;欧盟对华低碳铬铁案是15条到期后欧盟首次对华发起的反倾销调查;阿根廷卫浴陶瓷案则是阿根廷第一次在具体案件中落实《入世议定书》15条义务,停止使用“替代国”做法,真正地使用中国出口商自己的数据计算倾销税率,这些案件都具有较为重要的指标性意义。针对这些“企业不愿为、行业无力为、政府不便为”的案件,中国贸促会在商务部的指导下,发挥自身特色和优势,全力帮助行业企业应对这类具有特殊指向性意义的小金额经贸摩擦案件,维护我国行业企业合法权益。
  二、全面布局,推动建立双边商事法律合作委员会
  在整体工商合作机制框架下,贸促会积极推动建立双边商事法律合作委员会。合作委员会的主要职责:一是致力于通过磋商、对话、调解、谈判等友好方式化解经贸纠纷和摩擦争端;二是积极开展针对中国和相关投资目标国家法律研究;三是建立稳定的信息发布机制,共享中国与相关国家国内最新立法、法律修订以及经贸政策等信息;四是加强中国仲裁机构与相关国家仲裁机构的交流与合作,共同推动通过仲裁方式解决企业间的商事纠纷,加强法律咨询合作,为双方行业企业提供及时专业的法律服务;五是与相关国家建立法律交流研讨机制,定期相互通报法律资讯,共同举办专业会议和法律培训,互相推荐授课专家,提高行业企业风险防范意识和化解能力;六是加强知识产权合作,通过共同举办知识产权论坛、研讨会、建立展会维权工作站等方式,有效协助双方行业企业保护知识产权;七是加强双方在相关国际组织的合作,加大沟通交流力度,互相配合与支持,共同推进公平合理的国际经贸规则与秩序。
  目前,已成功建立中国-马来西亚商事法律合作委员会、中国-印度尼西亚商事法律合作委员会、中国-缅甸商事法律合作委员会;拟于8月底在中国-东北亚商事法律合作研讨会上与韩国代表机构签署备忘录,成立中国-韩国商事法律合作委员会;已与俄罗斯、日本、英国、新加坡、孟加拉等国达成合作意向。下一步将逐步推进完成“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商事法律合作委员会筹建工作。商事法律合作委员会为双方企业搭建了快速解决问题的平台,委员会通过定期或不定期的交流、研讨、培训等活动加强企业对两国经贸法律法规的理解;通过日常咨询等活动为企业提供全面的商事法律服务。
  三、服务企业,开展“一带一路”国别法律风险研究
  为加快推进中央“一带一路”倡议建设,服务我国企业在“十三五”规划期间“走出去”的战略目标,结合贸促会放大功能作用、加快转型升级的工作要求,贸促会正在积极推进“一带一路”沿线64个国别的法律风险研究项目。该项目从分析研究“一带一路”64个沿线国家的整体情况着手,将各国的经贸法律法规归纳整理,内容不仅包括各国的基本国情和基本法律制度,还包括市场准入、外国投资、贸易管理、公司设立、外汇、土地、税收、劳动就业、环境、知识产权、争议解决等外国投资者必须了解的相关制度政策和法律法规情况。该项目以企业经营者为目标读者,突出实务指南,突出案例分析,以常见典型问题为切入点,提供解决方法。截至目前,已启动对57个国别的法律风险研究工作,其中完成初稿的有俄罗斯、印度、印尼、泰国、匈牙利、巴基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8个国别,正在组织专家对研究成果复审,待进一步修改完善后,将于近期在贸促会官网上公开发布。
    我们的文稿里面专门有一位专家来自于企业,真正要企业对文稿提出意见,企业需要什么我们提供什么,确保这个研究有针对性、专业性和可能性。
  四、培养人才,发起成立“一带一路”与中国(陕西)自由贸易试验区法律培训基地和涉外法律专家库
  今年6月,由中国贸促会法律事务部、西北政法大学、陕西省贸促会共同发起的“一带一路”与中国(陕西)自由贸易试验区法律培训基地和涉外法律专家库在“2017丝绸之路国际博览会暨第21届中国东西部合作与投资贸易洽谈会”框架下的丝绸之路教育合作交流会上正式宣布成立。
  建立“一带一路”与中国(陕西)自由贸易试验区法律培训基地和涉外法律专家库,是中国贸促会作为发展涉外法律服务业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先行先试,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推动涉外法律服务,加强“一带一路”涉外法律人才培养迈出的第一步。中国贸促会将以此次建立法律培训基地和涉外法律专家库为契机,继续着力推进以下工作:一是继续加强与国内外有关院校和机构合作,研究建立中国贸促会商事法律教育培训机构,为国家培养商事法律服务急需人才。二是借助法律培训基地和涉外法律专家库的平台优势,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沟通交流,推进筹建双边商事法律合作委员会,为国际争端解决和涉外法律服务加强人才储备,深度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提升我国际经贸规则制定话语权。三是充分利用中国贸促会人才优势,帮助我“走出去”企业了解当地经贸投资政策及法律环境,通过调解仲裁、知识产权服务、法律咨询、行业磋商等方式帮助企业化解纠纷、防范风险、妥善解决经贸摩擦,为企业提供全方位的涉外商事法律服务。
    综上所述,今天给大家报告的有几点:经贸摩擦应对我们在两个方面实现了创新,或者说在两个方面是未来我们工作的重点。我们全面布局正在稳步推进和各个国家和地区商事法律合作委员会工作,我们争取全覆盖,最终要搭建一个全球商事法律平台。
    以上就是我今天要报告的基本内容,谢谢大家!
   
    中国日报记者:贸促会将如何推动建立双边商事法律合作委员会为企业更好的合作提供服务?
  答:刚才我在介绍的时候由于时间没有细说,我详细的报告一下到底怎么建立。
    双边商事法律合作委员会要解决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企业,包括外国企业在获知法律法规信息、政策规定方面,要解决一个不知道找谁的问题,这个方面可能会疑问企业难道不知道找谁吗?但是在现实的工作中确实不知道找谁,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我们的中资企业到外国投资到了当地,要找到合适的,为他提供真正高质量、高效咨询服务的机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个机构有没有公信力,能不能真正为他提供服务都在存疑。
    基于这种情况我们和对口的工商机构,比如说我们跟越南是越南工商会,我们和马来西亚,是马中商务理事会,他很有代表,两个对口机构在一起,通过各自在各自的国内要发现寻找和集聚通晓中国和马来西亚法律的人才和专家,以马来西亚为例,在国内把国内各个部门、各个单位、各个领域熟悉马来西亚,了解马来西亚的专家已经请到了委员会里面,他们有专门的律师,有前政府官员,或者高级外交官,有商业专家,有高校和科研机构的专家,在一起能够为我们的企业到马来西亚投资、贸易提供一个咨询。当然还有更为疑难的问题,我们会通过这个委员会和马来西亚的专家委员会相互对接,请马来西亚的专家委员会为我们提供答案,同时马来西亚企业到华进行贸易和投资遇到肯定的话,中方委员会也要提供这样的咨询和服务,通过相互的有权威性的咨询服务为我们的企业,包括为国外的企业提供真正、及时高效的商事法律服务。
    实际上有很多服务本身不是某一个专业机构能够完成的,比如说涉及到政策和对政策的解读,这方面中国贸促会可能有着比一般专业机构所不可比拟的优势,我们会和中央各个部委,会和对口的各个组织进行信息的汇集和整理,形成一个权威的答复给企业,包括给国外有意到华贸易投资的这些企业。
    我们的企业到马来西亚也是这样,现在如果有企业想咨询到马来西亚贸易投资各个方面的问题,我们可以很自信的说能够提供这方面的支持,因为马来西亚方面也已经邀请了他们国内大约30名专家学者能够为我们中国企业到马来西亚贸易投资提供权威和及时的服务。
    到了比较深入的时候,如果需要更加专家的法律服务,我们会提供一种类似于“监理式”的服务,我们会帮助推荐或者导引一些有些的机构为企业提供深入,同时我们会帮助他们监督提升服务质量,确保我们的企业和国外的企业在这方面不上当,不受骗,最主要的是降低交易成本,促进贸易投资。
   
    经济日报记者:刚才刘部长介绍中国彩涂板行业在越南打赢保障措施案例的时候讲到了自律委员会,自律委员会将对企业应对贸易摩擦方面到底会发挥哪些积极作用,能否介绍一下?
    刘超:自律委员会是我们在过程中想起来的一件事情,一开始还是按照传统的做法,把企业组织起来开会,告诉他们的案子怎么打,打的过程中通过法律的方式或者其他方式,一开始还是拘泥于这个方面,但是后来逐渐发现这个东西治标不治本。因为我们要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些案件,通过我们的调研发现最大的问题实际上是因为国际摩擦环境,包括国内环境各种因素交织在一起,单个企业出于单个企业的考虑,不约而同的都采用了不利于整个行业发展的途径,其实企业自己也不愿意卖低价,企业自身也不愿意所谓的扰乱市场秩序。
    从国外来讲,国外的进口上也不希望买低价的产品,因为他也要保证质量,也在国内占据他的市场份额。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和企业进行了认真的探讨和摸索,我很高兴的告诉大家,现在中国企业已经在自律的问题上达到了高度自觉的程度,他们愿意通过行业拧成一股绳的方式来共同约束或者规范对外的出口行为,从而实现较少量的出口,赚同样或者更多利润的目标。因为谁也不希望把我们较大数量的产品卖出低价,出于这种考虑团结业内有代表性的企业,认真的进行了摸索,成立了行业自律委员会。
    您提的问题下一步到底会提供什么服务?到底怎么样能够引导企业?这里说明一点,自律委员会完全是企业推动发起的,因为他们有自觉性了。下一步可能从各个方面,中国贸促会实际上他的职能除了贸易促进还有投资促进,我们的商事法律服务就是为贸易促进和投资促进服务,在这种情况下第一个要做的事情就是提高产品质量,因为质量大家也都知道,无论到什么时候都是最根本的东西,在制定或者协同这些行业在质量标准的基础上再规范对外的出口行为,团结一致,我们可能还要考虑要引导他们在“一带一路”建设大潮中,要适当的时机根据实际“走出去”,到沿线各国,到“一带一路”参与国投资设厂,这里无论涉及到法律法规,还是政策环境,还是在和对方磋商谈判的过程中出现的矛盾、纠纷和摩擦,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贸促会目前提供全链条式的商事法律服务,能为我们的行业企业提供一个载体。自律委员会是企业从自发走向自觉的一个重要的体现,我们帮着企业、行业以这种自律委员会方式来实现他们贸易、投资、公平和便利,而更持续和长远的发展。
   
    冯耀祥:请李总介绍一下彩涂板行业自律委员会具体情况怎么样样,大家有一个清晰的概念。
    李清国:近年,在政府支持下,我国彩涂板行业在不断发展壮大,产品远销世界多个国家地区,为国家经济发展贡献了巨大力量。但在快速发展的同时,彩涂板行业在海外遇到围堵,近年来陆续遭到欧盟、俄罗斯、越南、印度、印尼、海合会、墨西哥、巴基斯坦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起的贸易救济调查,饱受经贸摩擦之苦。在上述案件中,中国贸促会组织协调相关代表性企业开展了案件的行业应对工作。
  彩涂板行业充分意识到,为保障行业进一步健康、有序、长远地发展,必须团结一致、联合力量、抱团取暖,苦练内功做好行业自律工作,从而有效防范、应对和化解经贸纠纷。
  2017年4月28日,行业内18家代表性企业聚集唐山,充分讨论行业未来发展方向,宣言内容包括:一是抱团取暖,共同应对经贸摩擦。二是执行行业自律,规范出口秩序,提升产品质量。三是与各国相关行业展开行业对话,争取在经贸摩擦案件之前解决行业矛盾。四是响应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积极探索走出去的可能性。五是守法经营,诚信经营,团结互助,精诚合作,共同建设和培育行业诚信体系,努力为社会提供优质产品。六是创新管理,创新技术,积极利用新的管理和技术手段,努力提高自身核心竞争能力。七是积极参与行业工作,为行业发展贡献力量。
  行业自律组织对于行业应对经贸摩擦的意义非常重大,一是可以更有效凝聚力量;二是可以尽可能杜绝行业内产生的低质低价竞争,自发形成自律;三是可以对外形成统一口径,开展单个企业无法进行的行业之间跨国对话;四是可以在有序竞争的背景下培育更好的企业,更亮的中国制造品牌。

    国际商报记者:第一个问题提问刘部长。我刚才看见您介绍的案件当中很多是新兴国家发起的这种贸易摩擦案件,这种案件比较多,所以请您分析和评价一下这个现象。另外因为金砖国家经贸部长会和领导人会晤即将举行,请问您对金砖五国国家在贸易摩擦方面的协调有哪些建议。第二个问题提问李总,您从企业的角度来看应对经贸摩擦存在哪些困难,对政策层面有什么建议?
   
   刘超:关于刚才提到的新兴国家和金砖国家这方面,我想简单分享一下最近的思考。实际上,今年上半年对我们立案比较多的有两个国家,一个是美国,一个是印度。印度是新兴国家,也是金砖国家的成员,现在从协调,尤其是摩擦应对和摩擦治理方面,最近贸促会应当做了一定的思索和探讨,有一个想法,我们开展“一带一路”建设,不是为了制造摩擦,也不是为了制造纠纷,也不能说仅仅停留在解决争端上,如果这样的话那就意味着还是一种被动的思维方式,现在我们在考虑一个问题,我们能不能通过工商界、行业之间的真正的沟通磋商和交流来避免或者防范这种摩擦和纠纷的产生。这一块和各国的工商会、商协会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今天我提出一个现象大家可以思索一下,到目前为止国际社会还没有提供一个平台,就是行业和行业之间的磋商平台。比如说最简单的部分钢铁产业,比如说彩涂板,如果要想和越南的这些组织、企业进行磋商和谈判,目前没有这个平台,导致了后面沟通不畅,有可能会引起各国产业要求政府对外发起调查。所以我们现在正在考虑能够打造沟通磋商的平台,让两国的行业真正坐在一起去商量,摸清楚各自的诉求是什么。我们调研发现其实对方的产业也不太愿意通过这种方式来解决矛盾和纠纷,但是他们搞不清楚到底以什么方式来解决,所以各国有代表性的工商会准备通过打造合作委员会平台方式,把矛盾纠纷和摩擦能不能消灭萌芽之中。所以我们提出一个观念一个理念叫争端预防,争端预防着眼于主动性和前瞻性,实际上是治理的模式,致力于在双方在合作共赢的前提下找到方法,而不是被动的应对。如果你让我提出建议的话,尤其是新兴国家他们的产业和行业也愿意和我们的产业和行业通过对话的方式找到共赢点,我们就算打造这个平台,通过前置性的预防,前置性的治理来尽量减少摩擦和纠纷的产生。下一步还会按照这个路子走下去,尽量通过产业之间的合作解决产业的问题。
   
李清国:谢谢大家。具体在此次案件应对中,从越方立案之后,我们在贸促会带领下,有序开展应对工作:一是主要企业互相告知案件信息,积极联系越南进口商,争取同盟;二是企业自发筹集案件应对费用,委托贸促会企业权益保护中心聘请中越律师;三是企业主动提供越南当地资源,与贸促会工作组一同参加听证会、游说进口商、当地产业;四是行业企业积极提供信息,提供证据、丰富抗辩资料;五是在中国贸促会的倡议和帮助下,中国彩涂板行业18家代表性企业成立自律委员会,发布自律宣言,执行行业自律,规范出口秩序,提升产品质量,共同应对经贸摩擦。

    新华社记者:您刚才介绍说贸促会正在进行“一带一路”涉外法律研究,现在“一带一路”的研究特别火,也有一些其他机构做这个研究,想问一下贸促会做这个研究有什么特色?
    刘超:我们当初立项的时候也面临您提的问题,因为有很多机构和组织做这项工作,我们为什么还要做?我们对现在已有的资料、文件和成果进行了认真的学习、分析和提炼,我们觉得有必要在几个方面强化一下。
    第一,权威性。意味着提供的案例、信息、数据是否准确,是否及时的问题,这方面我们有责任、有义务通过现有的,或者正在拓展的多双边工商合作机制来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对口联系机制都是各国有代表性的工商会,他们的信息是最为及时、准确和高效的,我们从信息的来源上保证它的权威性。
    第二,专业性。这次在撰写的过程中,我们的团队实际上每一本书都是一个专业的团队。有很多国别实际上以前从来没有人研究过,比如说他们给我讲了一个国别,后来团队告诉我,我们想抄都没有地方抄去,因为从来没有人研究过。怎么体现专业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汇集了国内,给大家报告一下,我们的这个团队基本把国内专业的法律人才和外语人才会集到我们的队伍里,他们在通过和国外的法律人和语言人才方面的进行对接,确保他的专业性。
    第三,针对性。我们编撰这个系列的丛书,每个国别一本书,20万字,内容非常详实,涉及到各个方面,但是他不是用来做科研和学术研究的,我们针对的目标群非常明确,就是针对工商界、企业、针对“一带一路”建设中愿意走出去的企业。从一开始就要了解企业到底需要什么,而不是想当然认为他们需要什么。最近,我们发现有一块遗漏了,正在弥补,这块企业特别需要,就是“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安全保护的法律法规,海外安保至关重要,我们在一开始设计中没有这方面内容,现在正在抓紧弥补这块内容,要让企业安全的走出去,必须要告诉他们这些国家关于安全保卫、安全保护到底是什么样的法律环境,这就是针对性。
    我们在评审的时候都会邀请企业代表来进行评审,从他们的角度看这本书到底能不能达到指引他们“走出去”的目的和目标。通过以上几个方面,我们在尽最大的努力为企业“走出去”提供服务,在这个过程中也给大家报告一下,政府部门、驻外使领馆、外国驻华使领馆和工商组织也给我们提供了大量的支持和帮助,所以我们下一步会加快推出这些研究成果,我们早出一天,企业就早受益一天,现在有64个团队,争取早日推出这一批成果。
    冯耀祥: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