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直属机关党委

快速解决国际贸易纠纷 彰显敦促履约与调解的魅力

敦促履约和调解,分别是贸促会商事法律服务中心的两项特色业务,是非对抗性争议解决手段。敦促履约,是以中国贸促会咨询与投诉中心的名义,给国际贸易/投资的违约方发函交涉,敦促其依法履行合同义务或采取弥补措施,否则会影响其商业信誉的一种纠纷解决手段。调解,是基于纠纷当事人自愿,由第三方主持调和,促成双方当事人达成纠纷解决方案的一种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笔者最近处理的一起案例使用到两种业务手段,取得较好的效果。
2017年6月,印度A货代公司向贸促会商法中心投诉,称其代理印度国内C公司从中国上海港运输一批货物至印度孟买港,A货代公司委托合作伙伴上海B货代公司办理中国境内的清关、运输等事宜。B货代公司接到货物后,扣押了货物,称货主,即印度C公司的关联公司D,欠其运费,需还清后再放货。A货代公司希望商法中心能帮其尽快解决问题,催促上海B货代公司尽快放货,并要求其赔偿。
接到投诉后,笔者先对案件进行了法律分析。纠纷的关键问题是: B货代公司就涉案货物是否可行使留置权?《物权法》第230条规定,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债权人可以留置已经合法占有的债务人的动产,并有权就该动产优先受偿。所以,在货主不履行到期债务而货代公司已经合法占有货主的动产的情况下,货代公司可以行使留置权。《物权法》第231条进一步提出,债权人留置的动产,应当与债权属于同一法律关系,但企业之间留置的除外。因此,如果印度C公司的确欠上海B货代公司运费,则上海B货代公司是有权就已经合法占有的货物留置的。
然而,上海B货代公司称,是印度C公司所谓的关联公司D欠其运费,而不是C公司本身。C、D公司即使是关联公司,也是独立的法律主体,且C公司也未就D公司欠上海B货代公司的债务做出任何担保。因此,本案中,上海B货代公司并没有权利留置、扣押货物。
基于以上法律分析,贸促会商法中心即向上海B公司发函,敦促其尽快放货,并与B公司沟通,向其阐明了扣货行为的性质和法律后果。B公司了解到自己行为的违法性,向商法中心表示愿意放货,但因其利润较低,不愿意再赔偿费用。考虑到货物本身并非易腐烂、易变质的货物,且印度A公司最紧要的需求应该是将货物尽快运走,而不是索赔,在确认上海B公司愿意自行承担货物扣押期间的仓储费用后,商法中心又与A公司沟通,劝其接受B公司方案。A公司对纠纷解决速度很满意,也接受了商法中心的提议。
以上纠纷的解决总共用了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也是商法中心日常工作中再普通不过的一个案例,但却一定程度体现了敦促履约和调解在我国多元化纠纷解决,特别是涉外商事纠纷解决领域的作用和特色。国际商事活动中,纠纷一旦发生,大多数人想到的是跨国诉讼或仲裁,但这两种纠纷解决方式需要强大的财力、人力支撑,且当事人需经漫长的等待才能取得判决/裁决。商法中心的敦促履约和调解两项业务,能较好的满足中小型涉外企业快速、便捷、低成本解决纠纷的需求。(商法中心 唐怡)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