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产业会展的边界

众所周知,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是驱动当下经济的“双核”,会展业的功能之一是链动生产和消费,一手牵着制造,一手牵着市场,如何提升会展业的边际效应,是做大做强会展业,发挥其“更好地服务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全局”的课题之一。

“产业会展”理念的提出,让会展的价值功能回归,对产业会展的理解多从生产制造业的端口加以探寻,其基本的路径为:加工制造的蓬勃发展——产业集聚——产地展——产业会展市场,形成这一模式的前提是伴随改革开放发展起来的乡镇企业、家庭作坊(江浙模式)和“三来一补”(珠三角模式)经济形式。

如若按上述模式判断,对产地会展的理解则局限于生产制造业领域,继而成为产地展的路径依赖指证,并相应得出如下结论:产业会展的先决条件是生产制造的产业集聚化结果,尤其是加工制造业的发展。那么,又如何看待譬如义乌、绍兴、余姚、临沂的会展模式?

以上述三地会展模式来看,生产制造的产业基础未必雄厚,即使存在也较为薄弱,甚至也不可能支撑起包罗万象的商品贸易种类,但却是更加遵循“以贸兴展”的发展路径。

如果从会展业链动供给和需求、携手生产与市场的角度来理解,上述问题则可迎刃而解:现代商贸基础之上的展览和会展产业同属产业会展的范畴。

由此,产业会展的内涵则不仅仅指生产制造业,根植于商贸集散基础的展会同样归属于产业会展的范畴。这类展会有别于行业性专业展,不同于政府展,间或存在起步阶段的行政意愿(成果展示与城市品牌的打造、招商引资等),但其本质属性更贴近市场,是商贸功能基础上的市场资源的集聚,会展的功能恰恰是提升了商贸的价值,实现了生产供给和市场消费的扩大,满足了会展业贸易对接的功能。

根植于生产制造业的产业会展容易理解,服务于商品贸易的产业会展同样不难理解。现代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在恰当的契机引发下,催生了更多新型的展会题材,进而回归了会展产业的本源。

而来自于文化创业产业的展会活动,则是将创意理念和文化产品通过展览、会议和节事活动的载体加以演绎,引领文化创意产业的集聚和结构的优化,进而成为特定区域和城市经济发展的引擎。深圳文博会是中国文化创意产业集聚的成功范例,开启了当代中国方兴未艾的创意产业园区发展模式,继而助推支柱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近年来各地风起云涌的文化创意类展会,结合科技、旅游和历史文化,推动地方经济的转型升级。

再者,当下对活动管理理念的引进和探讨,成为未来中国会展业发展的一个新趋向。

依托产业、企业或品牌、产品,营造富有创意性的吸睛活动,放大特定产业或企业的品牌效应,或锁定某一类品牌产品,进行包装策划、路演,迅速提升产品和企业的品牌影响力和市场占有率,加快产品渠道的建设,这类活动愈益占据会展市场的一定份额。突出表现在消费市场领域,如医药、化妆品、时尚服装、名车(奔驰、宝马等),以封闭式展示、洽谈、技术交流和演艺活动等,根植于产业、服务于市场,通过不同的会展形式和载体加以表现,从产业会展的外延角度,无不归于其功能体现。

此外,立足于环境资源条件,引进和培育国际性、全国性或区域性体育赛事,进而引导具有一定基础的体育产业的集聚和发展,不啻是区域城市经济发展的一条新路径。以海南省为例,作为国际旅游岛的战略定位,未来产业发展方向当以轻型产业为主体,良好的生态环境和便利的交通条件,培育和引进国际赛事,将与环境资源条件发生良性互动。以引进知名国际赛事为切入点,带动产业基础设施的建设,各类训练基地的打造,相应配套采购链条的延伸,逐步形成相对的产业聚集和规模化,有利于区域经济的发展,同样符合产业会展的三要素之一(产业、市场和环境),环境催生会展,会展提升产业。

会展业从一般意义上看似乎是个“小盘股”,其作用更多体现的是外溢性,而其内在的预期收益是稳定的,通常不会形成财富收益的爆发性增长,但如若将会展的模式与产业进行有效的嫁接,其价值则无法估量,或许这正是需要对产业会展进行重新界定的关键所在。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