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世博会与全球经济体系和国家兴衰

    2017年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世博会落下了帷幕。20年前,阿斯塔纳成为了哈萨克斯坦的首都,此前它只是距离该国原首都阿拉木图1300多公里的边陲小城,但目前已经是哈萨克斯坦第二大金融中心。在阿斯塔纳世博会上中国馆荣获A类展馆主题演绎类“世博会奖”银奖。这是继2012年韩国丽水世博会和2015年意大利米兰世博会之后,中国馆再次获得重要奖项,中国再次吸引全球关注的目光。回顾中国参加世博会和举办世博会的历史,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中国与世博会的历史,从一个方面叙述了一个国家与世界的历史。



    世博会被誉为是“经济、科技和文化的奥林匹克”,与奥运会和世界杯足球赛并列为世界三大盛会。1910年,上海青年作家陆士谔创作了一部幻想小说《新中国》,以一个梦贯穿全篇,虚构了100年后上海浦东举办万国博览会的情景,渴望自己的祖国“睡狮破浓梦,病国起沉疴”。在国力衰弱的时候,你是没有能力举办世博会的,只有在国际地位提高以后,走向世界的中心以后才会举办世博会。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举办实现了中国人的“百年世博梦”。

    在三百年以前中国可能是世界的中心,现在由于中国的改革开放,促进了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另外一个就是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使得中国加快了回到世界中心的位置,从我国参加世博会和举办世博会的过程,可以看出来中国国际化进程的一个脉络,,可以看出全球经济体系与国家兴衰的发展脉络。世博会自1851年在英国伦敦万国工业博览会诞生166年的历史中,全球共有30个国家举办了130多次。迄今为止,美国先后举办了30次世博会,法国举办了13次世博会,日本举办了5次世博会。1851年第一届世博会诞生在英国工业革命发生地,有其必然的逻辑。


    15至17世纪,欧洲资本原始积累时期的地理大发现,不仅为世界市场的形成开辟了道路,而且结束了世界各地割裂和孤立的状态,世界各国政治、经济和文化开始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重商主义时代,西班牙、葡萄牙、荷兰、英国、法国、 德国、俄国、美国、日本 9个以资本运行为主导的世界经济体系,到20世纪完成了全球化进程。1850/70年代,世界强国的排序是英国、法国、葡萄牙、西班牙、荷兰、德国、俄国、美国、日本。

     可以说, 欧洲迎来首届世博会用了300年。

     在15世纪,世界被发现;1487年,葡萄牙人迪亚士到达非洲最南端的海,命其名为好望角;1498年,葡萄牙人达·伽马到达印度西南海岸;1492年,哥伦布到达古巴;1521年,葡萄牙人麦哲伦到达菲律宾 。

     在16世纪,人被发现。哥白尼在教会统治的黑幕下,小心翼翼地提出“太阳中心说”; 马丁路德在维登堡教堂贴出《九十五条论纲》,挑战上帝。

    在17世纪,科学被发现。牛顿的万有引力定理推翻或改变了所有的思想;法国化学家拉瓦锡法提出了物质守恒定理。

     在18世纪,资本的秘密被发现。1848年,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曾指出:“资产阶级由于开辟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了世界性的了。”“过去那种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给自足的闭关自守状态,被各民族的相互往来和各方面的相互依赖所代替了。物质的生产是如此,精神的生产也如此。”人类在20世纪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但世界经济和贸易的规模仍在不断地扩大,各国的之间的经济联系和依赖也在不断加强和深化。

    1851年,流亡在伦敦的马克思显然也参观了伦敦万国博览会。在博览会闭幕两天后写给恩格斯的一封信中,他提到了美国人的成功:“英国人承认美国人在工业展览会得的奖,在一切方面胜过自己。橡胶,有新的材料和新的生产工艺。武器,有连发手枪。机械,有割草机、播种机和缝纫机。银版照相第一次大量应用。航海中的快艇。末了,美国人为表示自己也能够提供奢侈品,特陈列加利福尼亚金矿的巨大金块一块和纯金的餐具一套。”马克思关注了新技术、新产品,并且敏锐地意识到世界经济发展的重心正在转移。

    二战使这一经济体系产生了变动。1945 年,世界强国的排序是美、英、法、苏 。 1970年代,发展中国家南非、印度、巴西、四小龙、东盟、中国崛起。

    1500 年,中国为东亚的中心。1900年东亚以日本为中心。1965-1985年,日本成为经济帝国。1950年日本人均GDP相当于1850年的美国,1973年日本的人均GDP相当于1963年的美国。也就是说,25年日本=100年美国。日本实现了经济持续20年的高速发发展。1985年日本出版了《日本可以说不》一书。正是在日本经济起飞的过程中,日本举办了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和1970年的大阪世博会。日本崛起过程中,美日之间也多次爆发贸易摩擦。曾经是美国经济最大挑战者的日本,自1985年的“广场协议”之后,基本被美国的金融战略锁定。    1985年9月,美元兑日元在1美元兑250日元上下波动,1986年底,1美元兑152日元,1987年,最低到达1美元兑120日元,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美元兑日元贬值达50%,也就是说,日元兑美元升值一倍。海外华人,尤其是生活在北美的华人,习惯将美元的计量单位叫作“刀”。因为美元“Dollar”的英文发音,中文音似“刀-落”。美元正是一把“刀”,一把悬在世界各国头上的利刃,美元刀是美国的货币武器。日本从1985年的“广场协议”,已经领略了这一货币武器的厉害。

     “广场协议”促成了日本宏观经济政策的转变,这一政策转折点也是日本泡沫经济的起点。在失去了挑战头号经济强国能力的同时,日本也褪去了超级经济体的光环。可以说,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十年,既是日本经济失落的十年,也是美国大大拉开与主要西方经济体差距的十年。

  1840年,中国被迫打开国门;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 1992年,苏联解体;1996年,中国出版了《中国可以说不》一书。2009年 ,中国GDP世界第三 ,2010年,中国GDP世界第二。北大教授王正毅预测,中国GDP在2034年将超美国,世界银行副行长林毅夫则预测2030中国与美国GDP持平。也就是说,50年的中国=140年的美国。中国实现了经济持续20年的高速发展。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0年上海世博会相继举办。

   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使美国的头号经济强国的地位遇到了挑战。作为新兴市场最具分量的代表,中国不仅在国际经济形势极为严峻的最近两年连续取得了8%以上的经济增长,还在经济规模上直逼雄居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地位长达41年之久的日本。并在2010年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北京成功举办了2008北京夏季奥运会,又与张家口一起提出了举办2022年冬季奥运会的申请,继1998年成功举办昆明世园会后,北京又获得了2020年在延庆举办世界园艺博览会的举办权。笔者曾预言,2010年上海世博会后我国将会出现世博会的举办热潮,到目前,沈阳、重庆、锦州、青岛、北京等城市已经举办或正在举办各种类别和规模的园博会,广州已有申办下一次综合类世博会的意愿,但最少要在20年后才有可能。日本举办各种大大小小的世博会热潮则出现在70年代,2005年日本举办了综合类的爱知世博会。东京曾举办过1964年夏季奥运会,2013年又获得了2020年夏季奥运会举办权。这个时间与两个国家和首都的城市化率正好大致吻合,可以看出举办大型活动世博会、奥运会的次数和规模,往往与一个国家的兴衰发展相伴随。

    一些国家地位的上升必然伴随着另外一些国家地位的下降。目前美国仍然是唯一超级大国 ,优势总体上继续存在 ,但有不同程度的削弱。同样从中心与边缘的理论看 ,中国力量的崛起已经触发了大国之间的战略竞争 ,引起美国战略上的焦虑。挑起贸易摩擦和逼迫人民币升值,就是他们的遏制战略之一。

   从全球格局来看,新兴国家的影响正在上升。印度、巴西、南非等发展中大国正在准备挤进大国俱乐部 (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八国峰会 ) 。根据高盛公司预测 ,“金砖四国 ” (BRICs)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的经济总量在未来 40 年内将超过七个工业化国家中的六个 (除加拿大 ) 。“金砖四国”这一概念最早由高盛首席经济师吉姆·奥尼尔于2001年提出。2010年12月,南非加入了“金砖四国”,变为了“金砖五国”。在2017年9月厦门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上通过的《厦门宣言》,又为第二个“金色十年”设好了航向。继“金砖四国”后,高盛又推出“新钻11国”(Next-11,简称N-11),成长潜力仅次于金砖四国的11个新兴市场,包括巴基斯坦、埃及、印度尼西亚、伊朗、韩国、菲律宾、墨西哥、孟加拉国、尼日利亚、土耳其、越南。高盛公司认为,新钻11国即使加上金砖四国,它们于2005年的GDP总值,只及七大工业国美日德英法意加的1/4。但至2035年,它们将会后来居上;再到2050年,N-11的GDP总值将激增11倍,达到相当于一个美国或4个日本的规模,届时世界强国的排序是中国、印度、日本、巴西、墨西哥和俄罗斯。这个时间节点正与我国的“两个一百年”中国梦的第二个一百年时间相近。“展望五国 ”( VISTA Countries) 越南、印尼、南非、土耳其和阿根廷为代表的亚、非、拉一大批经济快速增长的中小发展中国家也在崛起。这些国家的共同特点是 ,都不属于西方文化圈 ,大体采用了政府主导的市场经济模式 ,代表着世界政治多极、文化多元的演进特点。它们与欧、日、澳、加等发达国家一起被视为国际体系中非“极化”的中间力量。这种新变化被中国学者称为是一种两头小、中间大的新型结构 ,它显示国际体系正由冷战后“一超独大 ”的霸权型体系加速向“中间势力主导 ”的多边稳定型体系转化。在这种正在演变的结构中 ,不同文明体的交流、合作、竞争与碰撞已经成为转型中国际体系的一个新现象 ,正在推动国际关系民主化和多元化的发展。金砖国家从概念变为全球机制,如今已成为引领世界经济增长的“火车头”和国际舞台的重要力量。


    全球化是资本、信息、经济资源、分工和生产社会化、市场经济、现代化等向全球范围延伸或扩张的结果 。从全球考察,完成全球化需要完成三种转型。一、从传统的农业社会向城市化的工业社会转型;二、以中央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逆方向的转型无成功前例;三、从一个非WTO国家向WTO 国家转型,这是150年的经验和教训。

    从300年的历史中,我们可以得出三个结论:一、全球经济体系是国家兴衰的背景(全球化);二、顺利转型是中国的国家战略目标(市场经济);三、双边与多边的平衡是中国的战略(中国-美国、亚洲区域化)。因此,我们说,中国与世界接轨,并非与美国接轨,而是与世界经济体系接轨。中国走出了一条不同于西方的发展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回到了世界的中心,必将承担起更多的国际责任。在这场关乎中国经济强国图景的战略博弈中,中国既要做到不惧怕任何压力,更要树立强国自信,切不可自乱阵脚;如果说在金融危机中信心比金子还宝贵,那么对于一个发展中的大国来说,自信比实力更宝贵。只有保持自信,我们才能坦然面对国际社会对我国的各种评价,无论是赞誉的,还是诋毁的,无论是歪曲的,还是低估的,都说明了中国的发展正在或者已经改变了国际格局和现有思维程式。自信,支撑我们继续坚持我们的道路,坦然面对各种批评。美国也应该明白,中国从制造和出口大国向产业和资本强国迈进是整体经济结构升级的内在要求,不可阻挡。美国挑起贸易摩擦和逼迫中国人民币升值,只是维护其全球价值链核心利益的霸权思维。特朗普所代表的逆全球化潮流,使人类文明发展历史进程的变动性与不确定性增加。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被誉为“中国模式”。2008年是改革开放30周年。以奥运会的成功举办、汶川特大地震的救灾重建为代表的一系列重大事件的发生,把世界的目光再次吸引到这个东方大国身上。2008年下半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和中国在金融危机中表现,使世界各国对中国刮目相看。2009年2月,美国《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说到,“美国经济模式遭受重创,为中国模式走向世界铺平了道路。”

   经济危机的根源是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金融危机本质上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的危机。由于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对世界其它类型的国家带来不同程度的危机,各国几乎无一幸免。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正在经济全球化和信息技术革命中逐步激化。

   当今世界,由美国领衔的新的信息技术革命,使资本雇佣的人数愈来愈少,但产品价格和质量却愈具竞争力,这就使得国际垄断资本在世界各地源源不断地获得超额垄断利润。另一方面,因为因特网的广泛使用,国际资本可以脱离实体经济和生产环节,在金融及其大量的金融衍生品领域,仅仅通过小小鼠标轻轻一点,在瞬间就能掠夺别国和他人的大量财富,从而实现自己价值的成几何级数的增长。美国时间2017年9月20日凌晨两点半,美联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后决定,保持1%-1.25%的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不变。这是一个历史性的分水岭。缩表与加息,是美元强势周期的左右手,也是让世人恐慌的风暴源头。缩表的杀伤力要远远大于加息,如果说美元加息是原子弹,那缩表就是金融氢弹了。在经过漫长的、近十年的信贷扩张以后,美联储终于要开始收缩资产负债表了。自从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以来,美联储通过量化宽松,创造了大量的流动性。资产负债表从8000多亿美元,增加到目前的4.5万亿美元,也就是说增加了3.7万多亿美元,推动了美国股市、债市和楼市的疯狂暴涨,制造了史上最大的超级泡沫。然而,美联储的如意算盘虽然打得很好,但是今天的国际形势已经不同了,全球都在开始去美元化,美元的蝴蝶效应在减弱。中国成立国家金融稳定委员会,旨在牢金融长城。尽管委内瑞拉弃用美元,改用人民币,但是美元仍然是全球货币。这一次美元核弹引爆,又是一场全球性的财富大洗牌,甚至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

   正是基于上述两点,产品市场的全球化和国际金融的高度垄断,出现这一基本经济现象:穷国、穷人愈来愈穷,富国、富人愈来愈富。现在世界上最富有国家的人均收入比最贫穷国家的人均收入高320多倍,世界上最富有的500人收入总和大于4.16亿最贫困人口的收入总和。2007年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发布《世界社会主义黄皮书之三》指出,随着经济全球化和高新科技革命的进一步深入发展,不但不可能消失反而会在全球范围内进一步加剧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这一资本主义基本矛盾。随着这一矛盾的进一步加剧,资本主义生产和消费之间的矛盾、垄断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之间的矛盾、西方发达国家与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矛盾、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以及全球范围内生态环境的进一步恶化等世界性难题,也将进一步趋向激化。黄皮书提及,美国经济潜伏着严重的危机,极有可能已步入长波收缩期中的衰退阶段。

 


   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2014年在其出版的《21世纪资本论》中,用翔实的数据分析再次指出:美国等西方国家的不平等程度已经达到或超过了历史最高水平,不加制约的资本主义加剧了财富不平等现象,而且将继续恶化下去。

   著名历史学家汤因比曾经说,“西方观察者不应低估这样一种可能性:中国有可能自觉地把西方更灵活、也更激烈的火力与自身保守的、稳定的传统文化融为一炉”,“如果中国能够在社会和经济的战略选择方面开辟出一条新路,那么它也会证明自己有能力给全世界提供中国和世界都需要的礼物。这个礼物应该是现代西方的活力和传统中国的稳定二者恰当的结合体。”

    中国目前的发展成就和在金融危机中献给世界的礼物没有让世界失望。2010年上海世博会向世界各国展示了中华民族5000年灿烂文明、展示了新中国6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的辉煌成就、展示了我国各族人民为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而团结奋斗的精神风貌。通过举办上海世博会,我们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了解“中国的发展道路”。上海世博会之后,中国“主场外交”好戏不断。APEC北京会议、G20杭州峰会、“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等一系列峰会,中国“主场外交”有声有色,战略能力得到不断提升,由此也带来了中国国际影响力的显著增强和国际地位的提升。习近平主席从达沃斯论坛年会上提出“世界到底怎么了”的时代之问,到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发表演讲解析“我们从哪里来、现在在哪里、将到哪里去”的哲学之思,再到“一带一路”国际论坛主旨演讲中阐明应对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的中国之策,习近平主席始终从战略高度思考人类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为世界发展进步把脉定向,倡议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建设各国发展共同体命运共同体。



   辨清世界潮流,方可明确航向;把握历史规律,才能顺势而为。历史早就证明,任何一个国家成功的关键都在于找到适合自己国情的发展道路。中国的经验再次验证了这个结论。正如1985年9月邓小平同志对加纳元首杰里·罗林斯说:“请不要照搬我们的模式。如果说我们有什么经验的话,那这就是按照自己的国情制定政策。

   9月14日,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耶夫表示:“赢得世博会举办权就是最大的成就。全球160多个国家都希望举办世博会。最重要的是,哈萨克斯坦是年轻的国家,我们要向全球展示哈萨克斯坦。” 世博会选中了这座快速崛起的新城市和年轻的国家,也正好印证了“一个国家参与世博会的历史,从一个方面叙述了一个国家与世界的历史”,这句至理名言。


    4年前,2013年9月7日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演讲时提出了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强调相关各国要打造互利共赢的“利益共同体”和共同发展繁荣的“命运共同体”。2017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厦门会晤系列会议上又开启了“金砖+”合作新模式,打造开放多元发展伙伴网络,指出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不是要动谁的奶酪,而是要努力把世界经济的蛋糕做大。

    厦庇五洲客,门纳万倾涛。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像哈萨克斯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通过世博会登上世界的舞台。

作者:孟育建 2010年上海世博会组委会联络小组办公室高级主管、中国国际展览中心集团公司总裁办副主任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