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墨西哥代表处

墨西哥的经济增长与政治困境

    6月上旬,墨西哥进行了12个州的新州长选举,结果出人意料:现任总统涅托的革命制度党(PRI)全面失利,在其中7个州的选战中败给了保守派国家行动党(PAN),而且其中4个州历史上从来都是革命制度党的基本盘。国家行动党则评价说,这是民主的结果,人民的选择。

    革命制度党是赫赫有名的墨西哥老牌政党,成立于1929年,从当年起在墨连续执政长达71年,直到2000年7月,在大选中败给了国家行动党,行动党同年12月上台执政。不过,在2012年7月制度党赢回大选,再次执政,候选人涅托就任总统,直到今天。

    2000年,行动党赢得大选,结束71年一党独大的政治格局时,人们相信墨西哥将迎来一场深刻持久的变革,但随后希望破灭了。现在,墨西哥一些精英知识分子叹息:民主一定能带来和平、繁荣和公正……这种想法太天真了。

    但同时人们也看到,墨西哥在不少方面还是颇具亮点的。首先是经济,虽然不如某些新兴经济体那么耀眼,但步履坚实:墨西哥32个州中有10多个(主要集中在北部)经济增速惊人,可以媲美亚洲新经济体;其次,消费稳步增长,因为经济结构的不断开放,让墨西哥消费者可以买到物美价廉的商品。这些进步不得不归功于正在进行的经济结构改革,即涅托总统推动的能源、劳动力、教育、银行和电信市场改革。

    然而,在墨西哥公众心中,这些成就却被两大社会问题给抵消了:犯罪和腐败。涅托总统淡化了对有组织的犯罪打击,谋杀率再次上升,犯罪现象普遍化。据2015年的一项民调显示,超过半数的墨西哥受访者说本人或其亲属在过去一年中受过犯罪现象所苦。政府对犯罪分子的惩罚不力,破案率也不足。

    腐败情况随处可见。有机构研究声称腐败耗费了墨西哥GDP的10%。从2000年至2013年,前后有41位州长涉及腐败丑闻,但只有2人被判入狱。更恐怖的是,犯罪和腐败还走到了一起,2014年格雷罗州的43位师生失踪事件,当地警察、政客和贩毒组织……

    人们总是说,民主并未给墨西哥带来法治。有政治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因为墨西哥的政治体制没能与民主的选举相匹配上。在制度党独大的71年间,整个体制基本上是一套自上而下的帝王总统制。2000年,行动党上台执政,这套系统并未得到重新设计,结果被冲击得支离破碎,出现机构性腐烂。原因是从2000年以来没有一个总统能主导国会,结果是联邦资金和权力在缺乏监督的情况下,被转交给了州级行政首长——政治成本飙升,腐败现象漫延;总统监管缺位,地方政府打击犯罪乏力。

    因为对犯罪和腐败的痛恨,墨西哥选民指责现任总统和执政党。2018年的总统大选,制度党得加倍小心了,这次州长选举失利对他们也是一次警示。一些墨西哥人认为,民主选举执政党交替已经是进步的表现了,但更多人认为墨西哥需要更深层次的政治改革:比如加强联邦中央集权,掌握更强有力的联邦警察部队,对公共资金有更多的控制权,对检察官和法院的问责制……

    总之,民主并不难,难的是形成一个相配套的政治体制,让民主能发挥作用。在一个支离破碎的系统,民主不可能带来法制。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