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10月金融数据逊预期 全年经济或前高后低

    人行昨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继9月小幅反弹后,10月M2货幣供应同比增长8.8%,低於预期的9.2%,增速再度刷新歷史新低。此外,新增人民幣贷款和社会融资规模也双双不及预期。分析认为,在货幣紧平衡、金融监管持续的背景下,M2仍將低位运行。此外,10月金融数据低於市场预期,与10月的PMI、进出口数据走低印证,反映出经济高点渐现,2017年经济大概率“前高后低”。

  財政存款增加拉低M2

  人行数据显示,10月末,广义货幣(M2)余额165.34万亿元,同比增长8.8%,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4个和2.8个百分点;狭义货幣(M1)余额52.6万亿元,同比增长13%,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1个和10.9个百分点;流通中货幣(M0)余额6.82万亿元,同比增长6.3%。当月净回笼现金1518亿元。

  联讯证券李奇霖认为,M2增速大幅下滑,有两个原因:一是缴税和国债地方债发行使財政存款增高;二是在存款利率与市场化理財產品等资產收益率差距拉大后,存款流失进一步加剧,使居民存款较往年减少更多。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接受本报记者採访时称,財政存款的大幅增加拉低M2增速,10月財政存款增加了1.05万亿元,超过前3年歷史均值6811亿元。財政存款本身並非在商业银行体系之內,因此影响了商业银行存款的增长,而存款增长偏紧则进一步影响银行的信贷投放能力。“存款增长放缓、信贷放缓,M2自然就会受到影响,经核算,M2受財政存款拉低的影响大概是0.3%至0.4%,如果把这个数据加上去的话,和上个月9.2%的增速是差不多的。因此,不能简单地认为实体经济放缓导致贷款需求减弱,或是监管导致M2大幅收缩。”连平对记者说。

  监管显效个贷回落

  中国10月新增人民幣贷款6632亿,同比多增119亿元,环比则较9月大幅减少了超6000亿元,而9月新增人民幣贷款1.27万亿元。这一数据也创去年10月以来新低,同时低於市场预期的7800亿元。

  从贷款结构上看,今年以来爆发增长的居民短期贷款终於在10月剎了车。人行公布的数据显示,在反映个人信贷增长的的住户部门贷款方面,今年10月增加4501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791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3710亿元。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今年前9个月除2月外,其余8个月份居民新增短期贷款都超过了1000亿元,其中3月、6月、8月和9月超过了2000亿元。而去年全年,新增居民短期贷款只有6494亿元。

  今年9月开始,包括京穗深等地的金融监管部门启动了针对个人消费贷和经营贷资金违规进入房地產市场等乱象的排查和打击,部分银行也对信用卡在房地產类商户消费时进行了额度限制。“住户部门短贷长贷双双出现回落,表明监管整治调控初现效果。”联讯证券李奇霖认为。

  社会融资创一年新低

  在信贷投放不足的背景下,社会融资规模创下了过去一年来新低。10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04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1522亿元。但这一单月新增量,环比减少了7799亿元。

  分析认为,10月社会融资1.04万亿元,表外融资贡献回落。从结构来看,表外融资佔比再度回落至10%,9月曾一度回暖至22%。包含信用债和股票融资的直接融资,佔比从11%回升至20%。表外融资中,信託贷款规模、未贴现银行承兑匯票、委託贷款分別下滑1349亿、770亿、732亿。

  对此,连平表示,10月融资放缓与宏观审慎监管、去杠杆是有关的。银行表外业务增长放缓,在宏观审慎政策和微观审慎监管收缩的要求下,表內业务並没有能力投放,因此银行信贷投放亦会受到限制。

  值得一提的是,儘管10月融资数据低於预期,但同比反而多增了1522亿元,九州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认为,这可能与企业具有一定的融资需求刚性,企业的融资需求偏高导致了社融同比的走高,究其原因,可能在於2017年以来债券市场的持续低迷,导致企业现金流压力较大有关。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