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美俄“斗气” 胜负已定?

美国能源部长里克·佩里日前在一场记者会上说,制裁“北溪—2”项目的法案不久将交由美国国会审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援引俄罗斯能源部长亚历山大·诺瓦克的话称,俄罗斯方面早已知道类似法案正在起草,“让我们就行动作出回应,而不是言辞”。

诺瓦克向媒体透露,“北溪—2”项目正依照既定日程推进,他现在不会讨论“风险”。现在就俄罗斯与多个欧洲国家合作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可能遭遇制裁作出回应为时尚早,这一项目正如期推进。

据了解,“北溪—2”项目旨在铺设从俄罗斯经波罗的海海底到德国的一条天然气管道,绕开乌克兰,把俄罗斯天然气输送到德国,继而送往其他欧洲国家。项目计划2019年完工,届时,俄罗斯每年可向德国输气550亿立方米,可满足欧洲10%的天然气需求。

美国正在利用自身优势和外部环境向欧洲推销自身油气资源。

一方面,数据显示,美国是全球最大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与俄罗斯在欧洲市场有竞争关系。美方视“北溪—2”项目为俄罗斯试图扩大对欧洲国家影响力的手段,多次呼吁俄罗斯以外的“北溪—2”项目参与方退出,威胁对参加项目的欧洲企业采取制裁手段。

另一方面,有部分业内人士认为,中国是全球天然气消费大国,预计将在未来几十年有更强劲的能源需求增长,只要美国出口商保持足够低的运输成本,一旦俄罗斯将能源出口重点从欧洲转移到中国,美国在欧洲就有很大的机会。

对此,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姜毅在接受《中国贸易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经济领域看,美国和俄罗斯对欧洲的能源供应主要竞争领域在天然气市场,事实上现在还没有迹象显示俄罗斯向东部输送天然气会冲击向欧洲输送天然气的能力。

“尽管从预判来讲,俄罗斯如果再持续扩大向东输送,会对欧洲能源供应产生一定影响,但现在这种迹象并不明显。”姜毅说。

“虽然从2017年起,美国已经开始向欧洲一些国家运输天然气,但是这样的商业行为目前并没有成为欧洲主要的天然气来源。短期内还看不到美国在欧洲天然气供应上的竞争力。”姜毅告诉记者,美国运往欧洲的天然气更重要的意图可能还是政治方面,试图以此来向欧洲国家传达一个信息:若没有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也可从美国进口。

姜毅认为,目前,在欧洲能源供应方面,俄罗斯具有绝对优势,俄罗斯与这些欧洲国家已经建立了公共网络体系,不管是在欧洲国家进口能源所占份额还是价格等各方面都更具备竞争力。美国与之相比,没什么太大优势。

“另外,美国目前采取液化天然气的方式出口天然气,而液化天然气与俄罗斯所采取的管道天然气相比,不具备优势。”姜毅补充说,液化天然气一是价格高,二是从供应的稳定性和长期性来讲,不如管道天然气功能稳定和顺畅。

据了解,俄罗斯运输到欧洲的天然气大多都要经过乌克兰的管网,存在一定的供气安全风险。近些年,俄罗斯正在改变这种局面,已经修建或者正在修建的亚马尔—欧洲管道、蓝流管道和北欧管道等,这些管道的走向都不经过乌克兰,有的甚至不经过任何第三方国家。

姜毅说,如果“北溪—2”项目开通后,俄罗斯的天然气出口成本未必有大的减少,原因是天然气上岸后并非全部运往德国,有一部分出口至其他欧洲国家,且须考虑管道建设的前期费用。“它最主要的作用在于解决原有天然气管道老化问题。俄罗斯若要对先前的管道改造,需要投入不少物力、财力、人力。由于目前俄乌关系较差,俄罗斯在乌克兰进行管道现代化改造实际上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

天然气的运输安全是欧洲国家普遍关心的问题。姜毅强调,“北溪—2”项目优势在于,可使俄罗斯出口到欧洲的天然气减少受到国家间资源政策的影响,德国等国家也将不用担心俄乌交恶导致天然气断供。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