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发展失衡 欧洲一体化进程受到考验

随着英国“脱欧”、难民问题等风波不断,欧洲一体化的未来走向再次被推至风口浪尖。

“今天的欧盟正处于经济不平衡和债务危机阴影之下。”法国索邦大学教授、现当代史博士院院长多米尼克·巴尔诺在近日举行的“欧洲联盟——历史的形塑与现实的挑战”讲座上这样说。

“欧盟决定成立单一市场的初衷,是希望28个成员国之间实现在资本、劳动力、商品等领域的自由流通,但就目前来看,这样的单一市场制度并不是绝对的公平。”巴尔诺说,就南北来说,欧洲北部的国家较为富裕,如英国、挪威,而南部的国家长期受困于就业问题,经济发展相对落后。从东西方向来看,工业革命为西欧积累了大量财富,之后受惠于“马歇尔计划”,西欧国家的发展更进一步,而东欧国家则发展缓慢。欧盟区内德国、法国等西欧国家长期对其他国家进行补贴,而拉脱尼亚、爱沙尼亚等东欧国家经济发展水平较低,保加利亚等国家人均收入很低,GDP长期居欧洲国家末位,需要西欧国家补贴。

德国智库贝塔斯曼基金会日前公布的一份报告也显示,欧盟的经济和社会不平等问题日益突出。“非常重要的一点是,除德国外,欧洲国家尤其南方国家基本都在遭遇GDP大幅下滑甚至已经为负值的局面。” 巴尔诺表示,从某种角度上说,德国已成为欧洲的中坚力量,甚至有外媒称德国为“欧洲默认的领袖”。巴尔诺还认为,尽管欧盟实施单一市场后为欧洲各国的企业提供了更加庞大而便利的本地市场,目前欧盟占世界GDP比重也高达20%,但国家、地区之间的经济发展失衡已然制约了要素的自由流动。

随着地区经济形势不断恶化,欧盟内部也产生了严重的分裂倾向,如英国的苏格兰、西班牙的加泰罗尼西亚等富裕地区谋求独立自治,以避免用自己的财政资源来补贴其他国家。巴尔诺就此提到欧盟永久性救助基金——欧洲稳定机制(ESM)。ESM由欧元区各成员国按比例出资,主要任务是为成员国在严格的条件下提供金融救助,并保持受助国国债的可持续性,同时提高受助国从金融市场自筹资本的能力,以确保欧元区的稳定。其中,欧盟各成员国对于ESM 的贡献不同,三个重要出资国德国、法国、意大利的贡献率分别为27.1%、 20.4%和17.9%,而英国在作为成员国并未对ESM买单。

“许多欧洲国家指责英国并未对ESM作出过任何贡献,因此有不少欧洲人认为英国‘脱欧’是正确的。”巴尔诺提到,从长远来看,ESM为欧元区成员国长期稳定发展提供了保险,但实际情况是资源将更多地被富裕国家掌握,而债务国的债务困难持续存在,难以通过内生动力来实现可持续的经济循环,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欧洲债务问题。此外,一旦发生经济危机,资源补贴国的资金短缺会变得非常明显,到时可能会优先考虑本国利益,被迫选择离开欧盟体制。

尽管巴尔诺认为,对于欧盟的未来还是应持积极态度,但他也提醒道,英国“脱欧”虽然暂时告一段落,但英国首相预备役人选对于“脱欧”的追求从没停下,欧盟可能很快会失去其12颗星星中的一颗。同时,中东、非洲移民流将大大激化欧洲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的冲突,欧洲社会的一体化发展进程可能已经完全被逆转。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