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沿海港口竞相示好内陆省份为哪般?

就在11月,天津港、山东港口等竞相放大招“取悦”宁夏、陕西等内陆省份:11月19日,一列满载40个集装箱、价值1000多万元货物的列车由银川南站驶往天津港,银川至天津港直达班列正式试运营;11月16日,山东港口甘肃内陆港启动暨青兰班列开行仪式在甘肃省兰州市举行;11月15日,山东港口在山西设立了5大无水港,进一步密切了港口物流链上下游联系,提升港口服务腹地客户的质量。内陆省份缘何成为沿海港口眼中的香饽饽?
首先从国家宏观战略上看,十九大报告提出“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这就涉及到内陆地区和沿海地区的有机联动,涉及到东部和西部之间的相互协调促进。在这一宏观战略引领下,内陆和沿海之间的经贸交往会有很多新内容出来,东部和西部之间的分工也会有很多新内容出来。天津港、山东港口积极和内陆省份开展多层次的物流合作,就是在践行“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国家战略。
然后可以看到,在国家宏观开放格局下和“一带一路”建设深入推进的背景下,宁夏、陕西等西部内陆省份的区位交通优势正在发生很大的变化。例如,中欧班列的大量开行,让西部地区的对外货运条件空前改善,减少了对沿海港口的过度依赖,而且深居内陆的西部地区比沿海地区更靠近中亚、欧洲的地理区位优势也得到更多的施展机会;西部陆海新通道的蓬勃发展,也让西部省份货物多了一条通过海南、广西港口出海的选择,拉近了西部省份和东南亚地区的距离。再加上西部地区对外客运货运航班的发展,都进一步对沿海港口原有的业务产生了分流效应。这么多对西部省份有利的条件叠加之下,西部地区在和包括沿海港口在内的市场主体打交道时,身价水涨船高、谈判筹码变多,越来越受宠是很自然的事。
而从沿海港口角度来看,一方面国家近年来不断出台例如《九部门关于建设世界一流港口的指导意见》等政策,强调要优化港口营商环境,推动港口收费透明化、清单化,提升港口综合服务能力,补齐多式联运短板,对沿海港口是很大的鞭策。一些沿海港口也逐渐意识到主动降费增效、强化服务、积极争取客户的重要性,以便更好地建设世界一流港口,也是更好地应对中欧班列、陆海新通道和货运航班竞争压力的良方。在这一过程中,一些港口改变了从前认为内陆某地要出海,必然就近选择某某港口,从而“店大欺客”、缺乏主动服务意识的做法,有利于进一步活跃市场,促进物流业的良性发展。
但正如本报此前刊发的观察和评论所说,无论是内陆省份还是沿海港口,都不该因为中欧班列和陆海新通道等的出现而固执地认为双方只是竞争关系。竞争关系固然有,但沿海港口和内陆省份还有广阔的合作机遇和一起创新的空间。这方面,前有重庆至宁波舟山港的渝甬班列、西部陆海新通道的成功探索,目前又有宁夏至天津港、陕西至山东港口之间的良好合作,其实是大有可为的。类似山东港口在山西大量设立无水港、一些港口积极把港口部分功能前置到内陆某地的案例,不仅国家政策鼓励,市场喜闻乐见,而且很能够促进双赢联动,完全可以更多一些!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