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中非医疗卫生领域合作定会亮点纷呈

目前,全球抗疫形势依然十分严峻,预计疫情引发的全球经济活动衰退将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程度最深的衰退,据《全球经济展望》最新预测,今年全球经济将收缩5.2%。此时,非洲新冠肺炎疫情还在蔓延,截至北京时间6月23日凌晨,非洲54个国家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已突破31万例,向好拐点尚未出现,脆弱的非洲经济已然雪上加霜。与此同时,许多国家、经济体采取保护本国产业和市场的措施,使得全球经济脱钩趋势更加明显。危机四伏中,透过阴霾,笔者认为后疫情时代,中非医疗卫生领域合作或面临诸多实质性利好,机遇空前。

一是后疫情时代中非医疗卫生领域的合作已成中非领导人高度关注的重中之重。

首先,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再次绘就了中非构建命运共同体的行业蓝图。6月17日晚,习近平主席在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上的主旨讲话指出:“中方将继续全力支持非方抗疫行动,继续向非洲国家提供物资援助、派遣医疗专家组、协助非方来华采购抗疫物资。中方将提前于年内开工建设非洲疾控中心总部,同非方一道实施好中非合作论坛框架内‘健康卫生行动’,加快中非友好医院建设和中非对口医院合作,共同打造中非卫生健康共同体。”并以四个“坚定不移”着眼于中非合作长远需要,进一步深化了中非医疗卫生合作的重要共识,成为中非构建命运共同体的创新举措,赢得全非洲和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

其次,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中非北京峰会 “八大行动”和约堡峰会 “十大合作计划”等政策叠加令医疗卫生领域合作优势凸显。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视频会议开幕式上,习近平主席在致辞时强调,“加大对非洲国家支持。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公共卫生体系薄弱,帮助他们筑牢防线是国际抗疫斗争重中之重。我们应该向非洲国家提供更多物资、技术、人力支持。”承诺“中国将建立30个中非对口医院合作机制,加快建设非洲疾控中心总部,助力非洲提升疾病防控能力。”

最后,中国的这些务实举措,不仅提升了非洲国家抗击疫情的信心与能力,为非洲国家经济复苏和民生改善带来正向影响,也将有效提升中非合作抗疫成效,惠及中非双方,并为世界树立国际合作的新标杆。

二是后疫情时代,非洲国家和人民对自身医疗卫生领域的短板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国际合作意愿更加迫切。

就世界范围而言,非洲医疗水平最低。一方面,落后的非洲公共医疗卫生系统承受着全球最严重的疾病负担。据统计,非洲承受着全球超过24%的疾病负担,包括全世界约70%的艾滋病感染者、90%的疟疾病例和1/3的结核病患者;另一方面,非洲每年都有一些重大疾病与灾害叠加暴发,让非洲经济与民生深陷困境。如2020年初以来,刚果(金)暴发了世界上最严重的麻疹疫情,死亡人数已超6000人,境内埃博拉疫情也有卷土重来之势;今年以来,严重的蝗灾也将给整个东北非、东南非地区造成严重的粮食饥荒。

综合而言,非洲大陆医疗卫生系统短板凸显。一是缺乏强有力的公共卫生系统和应急体系,没能建设延伸至社区层面、服务患者的完整公共卫生链条,在疫情突发时,难以组织起有效的防护体系;二是非洲医药卫生本地化生产比例严重偏低,除南非、尼日利亚、加纳等少数国家具备医药生产能力外,药品主要依赖进口。而药品价格高企,很多人因为高昂的药价而因病致贫;三是医疗卫生人力队伍缺口巨大。据世卫组织预测,到2030年全球将面临1800万医务人员的缺口,而这一缺口主要集中在非洲。因此,不仅其日常医疗卫生需要无法得到满足,自然也给防范疫情和其他突发医疗卫生事件留下巨大隐患。

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给非洲各国政府一支清醒剂,让他们更加清晰意识到加强医疗卫生体系建设的重要性和对非洲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意义重大。故而在当下,不少非洲国家已把医疗健康体系建设以及医疗服务领域的开发列为政府优先关注、积极鼓励的重点领域。

三是非洲医疗卫生领域市场巨大与自身发展水平极低并存,中非合作基础良好和前景乐观。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中非医药贸易额逐年增长预示着双边发展空间巨大。据统计,2019年中非医药贸易额由2010年的约13.1亿美元增至约29.31亿美元,十年增长2倍多,同比增长20.17%,远高于同期中非贸易2.21%的增长率,前景广阔。

完善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中非北京峰会“八大行动”和约堡峰会“十大合作计划”等既定目标,需要在非洲大陆建立相应的医疗设施与配套产业,以及形成完整的产业链,进而满足非洲人民基本的医疗卫生安全。

中国部分药企投资非洲取得较好回报,深受非洲国家欢迎。如人福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马里制药企业、上海医药的苏丹制药有限公司、重庆三圣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埃塞俄比亚三圣药业等,均为中非医药投资合作树立了良好典范。

拥有13亿人口规模的非洲医药市场潜力巨大。据世界银行数据显示,2015年撒南非洲地区卫生占GDP比重为5.3%,相比同期北美的16.7%、西欧的10.5%有着巨大增长空间。麦肯锡数据显示,医疗卫生市场是非洲大陆增长最快的市场。据预测,2020年仅非洲药品市场价值就高达650亿美元左右,若加上医疗用品、医疗器械、医药保健品等,其市场潜力不可小视。

占世界总人口1/6的非洲大陆,自身生产能力严重不足。据统计,除南非、埃及等国具有一定医疗器械生产能力外,约90%的非洲国家医疗器械需要进口;据非洲发展银行数据,撒南非洲国家约有300余家药品生产企业,主要集中在南非、尼日利亚、肯尼亚等国,生产规模偏小,总体看非洲是一个医药资源十分贫乏的市场。

中非医疗卫生领域的合作,不仅可以带动非洲本土行业的发展和就业,也有利于促进我国医企规范生产流程、获取国际认证,进一步开发国际市场。据不完全统计,借助中非医疗卫生合作通道,中国药企已有45个原料药、24个制剂、4个疫苗产品等通过了世界卫生组织预认证,近百个制剂品种获欧美上市文号、400多个原料药品种获欧美日等GMP认证,为更多优质的中国医药产品进入非洲市场奠定了基础。

当然,中非医疗卫生领域的合作不可能一帆风顺,仍面临非洲当地医药产业承接能力薄弱、企业自身本土化经营能力有待提高、当地市场准入壁垒等诸多问题,需要在发展不断解决。

人类终将战胜疫情,中非医疗卫生领域合作将在后疫情时代迎来史无前例的历史机遇。笔者相信,有坚如磐石的中非传统友谊作根基,有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共识为前提,有互利共赢的合作理念作支撑,无论国际风云如何变幻,中非医疗卫生合作定会亮点纷呈。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