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加快国内高端产业布局 畅通中国经济国际化之路

“中国发展外部环境面临着国际经贸规则重构和贸易保护主义进一步抬头的挑战。因此,促进高端产业在国内布局、重视产业链供应链向周边区域延伸调整、加快区域生产网络升级等举措是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走好中国经济国际化之路、开放之路的重要内容。”在日前举行的“东北振兴大讲堂”线上研讨会上,国研智库首席经济学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原部长赵晋平表示。

对于严峻的国际经济形势,赵晋平分析,一方面,美国试图按照自身标准重构多边规则;另一方面,在疫情之下,各国采取了很多限制贸易、限制投资的保护主义措施,特别是针对外来投资加严了所谓的安全审查。根据WTO近日发布的报告,2019年10月中旬至2020年5月中旬期间,G20国家采取的新贸易限制措施件数31项,受影响进口总额达4175亿美元。在受疫情和贸易保护主义双重冲击背景下,由于各国都面临着较大的经济困难和经济停摆的压力,在疫情结束之后各国以保护国内生产为主的保护主义措施有可能进一步抬头。

赵晋平表示,中国在数字产品零部件领域大量依赖进口,这是高技术产业领域缺乏国际竞争力的表现。“我国的产业链价值链还居于全球价值链中低端的位置,在当前形势下,如何提升国内自主创新的能力是实现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需要面临的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当前,促进高端产业国内布局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日益突显。”他说,提升中国企业在数字产品上游竞争力,形成稳定的产业链和供应链,主要有三种途径:

一是加大研发投入,进一步支持企业自主创新,在核心零部件研发领域取得新突破,逐步实现进口替代。我国有良好的创新环境,2018年中国的科技研发支出占GDP比重达到2.19%,居世界第二位,这对中国提升自身的技术创新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而且中国在5G等领域的技术研发也处全球领先位置;

二是吸引国际上位于产业链上游的跨国公司来华投资,由此形成的核心零部件生产能力和技术溢出效应,有助于提升中国上游产业竞争优势。在国际经济形势面临不确定性增加,和我国不断推进构建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背景下,拥有巨大市场规模的中国仍是跨国公司青睐的投资热土;

三是鼓励中国企业到欧美等发达国家投资,企业通过并购、绿地投资方式,与跨国公司合作生产和研发,从而有利于稳定上游产业链供应链。

受疫情和美国加征关税等叠加因素影响,全球供应链调整明显加快。据海关统计,今年上半年,我国对东盟进出口2.09万亿元,增长5.6%,占我国外贸总值的14.7%;对欧盟进出口1.99万亿元,下降1.8%;对美国进出口1.64万亿元,下降6.6%。赵晋平说,这反映了我国面向发达国家的供应链有所收缩,但是面向东盟国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供应链反而明显上升,体现了中国和东盟之间的产业链供应链相对稳定,从客观上来看,这也是企业适应国际环境变化所作出的一种选择。因此,产业链、供应链布局的区域化是后疫情时代中国经济国际化的一个重要方向,这有助于确保企业在贸易、投资、生产环节等方面的长期稳定。

“疫情之下,中国之所以和东盟之间的双边贸易相对稳定,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中资企业在当地投资形成的公司内贸易发挥了稳定器作用,可以看出,推进企业跨境投资可为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提供重要支撑。”赵晋平表示,今后中国企业要避免投资过度集中和爆发式增长,应坚持绿色、集约和可持续投资模式,实现和当地经济深度融合,充分利用产业园,降低生产配套和物流成本。“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投资的良性发展,构成长期安全稳定的区域性生产网络,这对于我国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具有重要意义。”

赵晋平强调,制度性条件对于构筑区域性生产网络非常重要,RCEP以及中日韩自贸协定则为区域性生产网络的升级提供了坚实可靠的制度性条件。此外,中日韩自贸协定早日取得成功也有利于提升位于中日韩三国之间的核心地域——我国东北地区对外开放的水平。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