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南向通道众望所归 协作磨合加快进展

日前,由青海省海西州格尔木市察尔汗铁路站开往印度蒙德拉港的货运列车缓缓开出,标志着青海首列至印度的南向通道铁海联运班列正式开通。自2017年启动以来,南向通道建设进展迅速,引起广泛关注,而且参与南向通道建设的省区市也从最初的重庆、广西、贵州、甘肃扩展至新疆、青海、四川等地,中部的河南等省份也积极地想参与南向通道合作。

对此,中国外运长航集团有限公司多式联运创新中心总监谭小平在接受《中国贸易报》记者采访时强调,“南向通道建设参与的省区市越多越好,贸易畅通就是要把大家都联通起来。但在建设过程中要注意形成合力,不能各自为政、单独推动。”

有意思的是,南向通道建设主要是想打通我国西南地区向南走出国门的物流通道,而中欧班列主要是拓宽我国各地从西北、东北通向国外的通道,一南一北、相互呼应。在谭小平看来,南向通道建设和中欧班列运营形成了借鉴和参照。“中欧班列到现在还没有解决市场化问题,存在很多补贴,国家目前也在规范地方政府班列补贴问题。南向通道建设可以汲取中欧班列运营的经验教训,资源怎样集中、怎样统筹规划是南向通道建设中很需要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北京睿库贸易安全及便利化研究中心主任江小平则更重视从港口承载能力、发货量和海关进出口数据看问题。他告诉《中国贸易报》记者,“南向通道”是个新概念,内容有待进一步充实。“观察南向通道的进展,钦州港是南向通道重点港口,其发货量是一个重要指标。在南方,钦州港的接货能力有局限,要想很好地支持南向通道建设,这个港要有很大的货物集散能力,同时成本要更低,大家才愿意从这里发货。钦州港还要想办法快速地把货运出去,这取决于班轮运输速度。”江小平说。

江小平介绍说,“我们在四川泸州调研发现,当地有一些货物在走南向通道,他们的想法是尽量多几条出去的通道,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南向通道相当于在面向上海的东向通道之外又多了一项选择。”他建议,今后可以多关注一下海关统计数据,如果钦州港货物出口量有较大幅度增长,则可从侧面了解南向通道建设的进展。

中国交通运输协会城市物流项目主任邢志文一直关注着国内交通物流业的发展,在和记者进行了多次交流后他感慨道,“在南方出差过程中我留意到,西南省区市发展物流业的积极性各不相同,有的省份积极,有的省份则重视不够。”这显然也是南向通道建设中需要协调和克服的问题。

此外,记者在多次对中欧班列的采访中了解到,全国各地发往欧洲的班列后来采用了统一的品牌名称,在多个部门、多个地区之间进行了很多协作和磨合。通过业内人士的介绍可以看到,在南向通道建设中,类似的多个地区协作磨合工作也正在进行中,是否有可能、有必要形成共同的品牌名称和LOGO也是一个可议的话题。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