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民企如何投资“一带一路”?听听专家怎么说

“在‘一带一路’建设上,民企既是生力军,也是主力军。”发改委西部开发司巡视员欧晓理在日前举行的“一带一路”与中国民企发展论坛上如是强调。
欧晓理表示,据相关大数据统计,在“一带一路”建设上,中国企业的热情在持续高涨。在“走出去”企业影响力排序中,中国民企也占据了将近半壁江山。

在影响力排序中,前50名央企占了36个,央企比例占36%,地方国企占20%,民企占42%,合资企业占2%。可以看出,民企已经将近占了半壁江山。“只不过在不同领域,国企和民企有着各自不同的优势,比如在基础设施建设这种重资产的领域,国企力量有优势,在产业园区的建设等方面,民企的优势更大一些。”欧晓理说。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三年以来,中国民企积累了更多“走出去”经验,不过也面临新的形势。今年8月份,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对企业境外投资方向划分为鼓励、限制、禁止三类,旨在进一步引导和规范企业境外投资方向。

民企如何在诸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寻找投资机会,又如何适应新的形势,是外界关注的话题。

建议首选东南亚

有专家现场表示,中国民营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投资,建议首选东南亚尤其是中南半岛。

我国和东南亚海陆联通,华人华侨数量较多。我国和东南亚国家(新加坡除外)形成垂直分工,对方的矿产品和农产品是我国需要进口的大宗物资,而我国工业品又是对方所需要的。加之东盟建立的10+1自由贸易协议,关税、法律制度等相对友善,都使得东南亚是一个更适宜的投资热土。
丝路金融公司投资合伙人庄瑞豪表示,东南亚是比较适合的投资地。中国过去积累的资源和技术优势,都是东南亚所需要的。随着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中国企业如何在保证国内市场份额的同时,分享到东南亚国家经济8%-10%左右高增长的红利?拓展海外市场也是必然的选择。

国观智库副总裁陈亮表示,我国传统优势产能、装备制造优势产业、农业和农产品加工、商业,以及工业园建设等领域企业是有优势的。比如中国纺织业企业,可以重点考虑越南、柬埔寨、孟加拉等国,在这些国家投资建厂能利用出口欧美市场的普惠关税,来降低出口成本。工业类企业可以关注东南亚地区中南半岛,如马来西亚、泰国等国,中国企业在这些国家投资较多,依托中国在当地的经贸园区还能调动更多国内优势产能和技术。

除了东南亚,也有专家提到东欧市场可以重点关注。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原院长霍建国表示,东南亚和东欧这两个市场投入产出的回报率是看得见的。东欧市场不要小看,非常有潜力。因为东欧现有的基础、自然生态环境、人的素质等都是相对较好的,东欧市场的生活必需品和简单的工业制品,特别是建立工业品生产的合资合作,比较适合中国企业进行发挥。

金融“走出去”需加快

2000年左右,中国企业“走出去”依托于当时丰富且高速增长的外汇储备,现在的形势发生了改变。

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高坚表示,去年我国外汇储备还在下降,政府对海外投资也有一些控制。在新形势下,金融首先要“走出去”。过去靠中国拿钱做基础设施,放到“一带一路”大框架下,仅靠中国自己的钱是不够的,也是难以持续的。所以,需要金融“走出去”。

如今,中国金融机构在加速“走出去”,设立海外机构等。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除了国开行、进出口银行,有越来越多中国商业银行等机构积极布局。如增加“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项目储备,设立专项资金,增加沿线国家海外分支机构和人才储备等。
协鑫控股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王东表示,他们企业当初“走出去”的时候,获得了国开行、进出口银行较多的融资支持。企业“走出去”之后,最终贷款融资还是会选择在投资地,融资这块仅靠民营企业自身难以实现,需要政府出面搭建一些更好的融资平台。

庄瑞豪表示,在金融“走出去”方面,像在东南亚有不少金融并购机会。中国的民营企业投资金额不用太大,就能成为当地既有金融机构的战略投资者。当民企有当地的金融合作伙伴和当地的金融基础之后,民企跟国企谈判的条件和能力,都会有一个显著的提升。

风险是民企需共同面对的问题

王东表示,“一带一路”沿线的投资机会确实越来越多,但沿线每个国家情况都不一样,政治、经济状况都在变化,风险主要靠企业自己来把控。

如何减少投资风险?中国民企与当地企业或政府加强合作,无疑是比较合适的选择。
王东分享协鑫“走出去”的经验,提到企业需要开放合作。比如海外的一些能源项目,一定要和政府指定的公司合作,与当地政府指定公司一起投标,按要求给予他们一定股权,这样项目投标会更符合当地政策,也方便中国企业获取土地、资金资源等。

还有与当地企业展开灵活的合作。比如协鑫在越南投资太阳能电池板制造项目,并不是建一个全新的厂,而是到越南企业内投资生产线,带着中国企业的装备、技术、管理和材料过去。在越南市场上的订单用的是越南的品牌,国际订单用协鑫自己的品牌,这样能规避国际上“双反”的风险。

霍建国也指出,民企去海外投资,当地政府或企业要么投钱、投人、投土地或者投政策,一定要融入当地的机制来分担风险。但凡国际上的重大项目,没有只是靠一家银行,或一个国家单独来抗的,都是跨机构的综合贷款,这样项目融资才会更安全。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