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中国钢铁出口下降能否消除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怒火?

        路透伦敦10月20日消息,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对钢铁进口进行的调查进展如何了?
        美国今年4月启动这项所谓的“第232条”调查,此后便悄无声息了。特朗普政府一位官员两个月前对路透表示,“调查已进入最后阶段。”
        美国推迟调查决策可能是要微调制裁举措,希望把目标对准中国的同时,把对“友好”贸易伙伴国的附带损害降到最低。据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全球最大的钢铁生产国--中国的出口增长,“尽管中国一再表示他们在削减钢铁产能”。
        但如果他们现在已经在削减产能呢?
        中国9月出口钢铁制品510万吨,为2014年2月以来最低。今年前九个月出口下降近30%至6,000万吨。
        同比减少2,500万吨,相当于意大利全国的钢厂关停。意大利是欧洲仅次于德国的第二大钢铁生产国。
        这种贸易趋势的明显变化,使得中国钢铁“倾销”带来的全球政治面压力有所缓解。
        但北京的钢铁政策不只考虑政治面。同时也要考虑经济面,将一个不守规矩的怪物行业转变为一个可持续盈利的产业。
        政策官员在利用供需双重杠杆控制国内过剩钢铁产能。
        如果北京得以成功,全球钢铁行业将迎来新的时代,因为让全球最大钢铁生产国--中国受益的政策,也可能会让其他地区受益,甚至包括美国。
        **拉动需求**
        中国钢铁出口在2015年飙升至1亿吨以上,过去一年多数时间也都保持这一水平。
        而在此期间,中国政策制定者在努力推动经济转型,从依赖钢铁等烟囱工业转向依靠服务业和利润更高的科技产业。
        面对需求下降,中国钢铁行业减产,为该行业多年来首次减产。不过,日益增加的过剩钢铁产品继续涌入全球市场。
        然后在2016年伊始,北京调整政策回归增长模式,重新点燃了建筑和基建这两大旧的经济增长引擎。这两大增长引擎仍在运转,尽管速度在过去几个月有所放缓。
        钢铁价格大涨,铁矿石价格亦飙升,再次让市场颇感意外。
        钢厂加大生产以获取利润,并弥补因之前不景气对资产负债表造成的损失。
        他们目前仍在这么做。
        目前中国的钢铁出口减少,因为中国的钢铁生产商向生机盎然的国内市场供货就有钱赚。
        **供应缩减**
        当然,这是仍在经营的生产商,因为供应是北京方面使用的另一个杠杆。
        中国曾向20国集团领导人承诺削减产能,也一直在大幅削减产能。
        率先退场的是感应加热熔炉,有许多这类熔炉在未取得官方许可的情形下运营,同时也与不合标准的建筑用钢有关联。这类工厂远在6月之前都已经实际停产。
        根据大宗商品研究机构CRU研究经理Chris Houlden的报告,这类产能约有1.1亿吨已经关停。(2017年9月20日报告,题目为“透视:中国钢铁:即将出现结构性获利”)
        关闭高炉及电弧炉业者的行动仍持续进行中。2015年及2016年这类产能总计关闭6,800万吨,今年关闭5,000万吨的目标“很有可能达成”。
        CRU同时认为,2020年之前关闭高炉及电弧炉1.70亿吨的目标“大致可以达成”,因当局加强检查、更加强力执法、以及扩大公众参与。
        到了某个阶段,中国将缩减接近3亿吨产能。
        顺道一提的是,别预期这些缩减情况会显示在正式的生产数据中。这当中有很多是“非正式”关闭,一开始就没有计算进去。
        中国2017年前八个月钢铁生产增长近6%,但增幅中有很大部分将只是取代那些如今已经关闭的隐秘产量。
        随着过剩供应被挤出市场,产能利用率在上升。
        英国商品研究所(CRU)估计,今年中国产能利用率将增加8.4个百分点至84.7%,处于85%的可持续获利门槛的边缘。
        从整体的角度看,世界钢铁协会估计包括中国在内的67个成员国,8月产能利用率为72.2%。
        如果需求增加为中国钢铁行业带来了急需的现金投入,那么供给侧改革似乎将重塑未来获利潜能。
        **虽有好消息,但履霜坚冰至**
        中国出口下降对于全球其他钢铁业者是好消息,尤其是在全球钢铁需求形势良好的情况下。
        据世界钢铁协会数据,今年1-8月中国以外产量增长4.2%。美国钢铁产量增长2.4%。
        中国市场价格上涨,建筑用螺纹钢价格仍徘徊在近五年高点,都传导至国际价格。
        这预示着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吗?
        CRU确实是这样认为的。“我们预计中国钢铁年出口量将减少至6,000-7,000万吨,出口价格将定在高于成本的水平,全球各地区的钢铁生产商将从中受益。”CRU在报告中写道。 不过,在情况发展到那一步之前,又出现了第三个影响因素,即中国政府针对本土钢铁厂商推出了一揽子供应面举措。
        除了在经济和政治两方面有必要遏制钢铁行业的产能扩张,另一个需要遏制产能的迫切理由就是环保需要。
        根据新的冬季取暖季行政指令,在北京周边的所有工业生产,包括钢铁生产在内,都要在今年11月到明年3月期间限产,以消除困扰北京的雾霾。
        唐山等一些城市已经被要求更早的停产。
        如果限产令区域以外的生产商提高产量,那么有多少生产将受到影响,这一点非常不确定。
        关键是利润率将受到何种影响。
        如果中国钢铁生产商能保住利润,则出口将保持在低位。如果不能,那我们或许将听到更多232条款相关的调查。
        但目前看起来,发动贸易调查的急迫性要比今年年初时弱了许多。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