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面对贸易摩擦应该全方位应对

“我在帮助一位老客户做案件时发现,他们销售合同模板使用的还是几年前的,而且在不同国家也无差异。我问他,那你们怎么防范风险呢?他回答,出了问题再说,现在也没太关注这个问题。”中伦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童婧婧在近日举办的中国贸促会经贸摩擦法律顾问委员会2018年工作总结会上谈到企业防范法律风险意识淡薄的问题,不禁让人倒吸一口冷气。即将要过去的2018年,对于国际贸易领域来说颇不平静,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很多,风险挑战加剧,中企面临贸易摩擦形势更加严峻。
据商务部数据,今年1月至11月,我国产品共遭遇来自28个国家和地区发起的101起贸易救济调查,其中反倾销57起,反补贴29起,保障措施15起;涉案金额总计324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案件的数量和金额分别增长了38%和108%。从行业来看,钢铁、化工、建材是立案数量较多、涉案金额较大的行业。从国别来看,美国、印度、加拿大、澳大利亚等是对我国产品发起贸易救济调查数量较多的国家。
“现在的经贸形势下,除了构建企业的风险防控体系,还要加强对员工的风险防控意识的教育,让相关员工根据当前形势灵活地去调整合同的条款,避免风险发生。”童婧婧称,大多数企业仍缺乏防范法律风险意识,面临严峻形势表现得有些慌张,甚至不知道如何应对。
从过往的许多案例来看,中国企业在某国遇到贸易摩擦,大多是避开该国市场,再行开辟市场。但当前全球经贸摩擦以中美贸易摩擦为核心,溢出效应逐渐显现,导致欧洲和其他国家也会采取相关的措施。中国产品进入美国市场难度增加了,大量产品自然就要往其他国家转移,这可能引起欧盟和其他国家的市场警觉和恐慌,这些市场也可能会抬高门槛,最后形成围堵的形势。
律师们认为,更要提升企业应对这种严峻形势的信心和决心,积极应对是最好的办法。
“在与企业联系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有些企业对于应诉没有信心。美国已经征收了10%的关税,或许美国会有进一步行动,有企业鉴于出口美国的份额小,便打算轻易放弃美国市场。其实这一认识不是很准确的,市场供求关系不断变化,而且外部形势也在不断变化。企业如果积极应对贸易摩擦,或许还可以有一些机会。”童婧婧举例称,有家企业在应诉时发现,由于美国对该产品征收高关税,使得诸多企业放弃出口产品至美国,结果导致该产品在美国市场上供不应求,因此,这家企业相对于其他企业来讲,就抢占了市场的先机。
“在任何案件应对中,我们应该采用全方位应对方式。”瑞银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涛建议,比如,一些案件可以通过政府间的交流和相关合作项目等方面着手,采用其他方式解决,在用尽上述救济途径之后,必要时也可以通过诉讼方式进行应对。行政机关要保护其国内产业,但是司法机关却要保持中立。
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徐铮也指出,美国的商务部等行政机关对中国企业可能持敌视态度,比如,美国商务部一个闭门会谈,针对中国企业应诉提出各种要求,比如,需要全盘提交公司的财务数据、电子数据,但司法部门则相对独立公正。在这样的情况下,企业可通过法院诉讼的方式积极应对。“在今年和去年,我们代理很多客户的案件,对于美国商务部各种获得企业信息的不适当做法,通过法律诉讼进行驳回,这对于保护企业利益是非常好的。”
“在与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合作方面,一定要注重双边政府磋商,我们希望能够有法律救济和政府的磋商相结合的方式。近期有案件通过价格承诺的方式得到较好地解决。”徐铮说,毕竟中国产品在国外也有一定影响力,怎样妥善地解决问题,实现共同发展,未来可以在价格承诺方面做些工作。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