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反腐风暴来袭 合规体系待建

1月,无人机制造商大疆发布反对职务腐败的公开信,表露其反腐的决心。据悉,2018年,因内部职务腐败问题,大疆损失超过10亿元。

7月,360公司发布内部通报,知识产权部员工黄某收受多家代理商贿赂,涉嫌受贿罪被捕。

同月,3M向美国司法部和证券交易委员会披露,聘请了外部顾问和一家法务会计公司协助公司就其在中国商业团队中存在的可疑旅行记录进行调查。3M的股价在该项内部调查被宣布后应声下跌2.3%。

“伴随着中国互联网企业接连上演反腐风暴,2019年成为一些中国企业的内部反腐年。对于企业来说,腐败丑闻除侵蚀健康的商业组织、遭受巨大经济损失、丧失公平竞争的商业机会之外,在中美两国政府加强反腐败调查的情况下,相关公司、责任人还面临刑事追诉、巨额行政罚款。”在日前举办的企业如何通过法律合规降低风险研讨会上,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国彧表示,企业合规性应该受到充分重视,这既有助于企业建立良好的口碑,限制对政府和经销商的招待预算,减少费用支出,也能降低腐败带来的高昂诉讼费用、政府罚金和不利于市场的反应。

“多数企业缺乏统一的欺诈风险管理计划,而是将反腐败、反贿赂调查包含在内部审计范围内。建议企业设立早期侦测计划,在其造成严重损失前将影响降至最低。”陈国彧指出,侦测计划可在公司管理层获知前,通过许多外部信息源侦测到贿赂行为。外部信息源包括:竞争对手、媒体、税务机关和其他调查等。通过侦测计划,企业可采取改进措施,制定全面的反贿赂和反腐败政策,使企业面临不当行为被起诉时,获得宽大处理。

据调查,80%的贿赂行为与有权力的官员相关。比如,要求合作方为其子女介绍工作、实习机会;要求获得公司赞助或广告;要求获得来自特定第三方服务商的服务;要求获得礼品卡或其他具有货币价值的物品;期待获得具有货币价值的物品作为礼物。

陈国彧举例说,摩根士丹利一案非常典型。2004年年底,大摩房地产基金打算和其他投资者共同买下上海锦麟天地项目中的锦麟天地酒店式公寓。

大摩的中国房地产业务前总经理彼得森与一家中国国有企业——永业企业集团的前董事长吴永华串通,通过离岸公司以300万美元购得了锦麟天地项目12%的股份。

2006年,这部分股份增值至600万美元,彼得森从中分得86万美元。经调查,彼得森违反了贿赂、规避内部控制以及舞弊三项罪名,面临5年监禁和最高25万美元罚款。而摩根士丹利因积极配合调查,未因此受到指控。

企业员工应善于识别掩盖商业欺诈的常见手段。如真实客户和供应商合谋交易、固定资产莫名大幅增加、虚假销售等。陈国彧认为,面对这类危险信号,合规人员应注意识别交易提供和接受方、核对主要客户以及供应商名单、开展存货及固定资产盘点、对供应商进行尽职调查、关注员工是否享受奢华生活、对供应商及其财务状态开展完整的年度合规核查、留意决策者间发生利益的冲突情形等。此外,还应注意釆购等易受贿高危部门,强调职务分离,并考虑安排工作轮换。

值得注意的是,75%的贿赂案件都有中间人。陈国彧为企业介绍了金沙集团一案。2006年至2011年期间,金沙集团向一名中国顾问违规转移超过6200万美元。这名中国顾问曾以中间人身份帮助金沙集团购买CBA球队陕西东盛队,因金沙为博彩集团,这一交易被中国篮协紧急叫停。后该中国顾问又帮助金沙公司在北京修建艾德森中心。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调查发现,金沙集团的账簿记录不准确,缺少6200多万美元支付款的证明文件。对此,金沙集团同意支付900万美元罚金,作为未能正确授权或记录在中国内地和澳门开展顾问中介业务活动的罚金。此外,金沙集团同意在两年内聘用独立顾问,评审其《反海外腐败法》相关的内部控制、记录保存和财务报告政策。

“面对这种中间人的诱惑,管理层应时刻保持警惕,涉及金钱交易行为时可要求对方将费用汇入非公司账号,拒绝奢华礼物、为亲友提供职位、带有政治目的性的慈善等行为。必要时引入第三方,并签署商业行为规范。”陈国彧说。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