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美国正式修正《出口管制条例》

喧嚣已久的美国《出口管制条例》修正版,日前由美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正式发布在《联邦公报》上。“实体清单”中由华为组织指定与建立5G应用标准有关的技术将附加许可要求排除在外。这一新规的发布,被很多人认为是“大反转”或美国“松口”。

对此,国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胡静在接受《中国贸易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举的目的并非向华为“妥协”,而是为了保护美国产业全面参与世界标准的制定,从而为美国产业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保驾护航。这从美国商务部部长在新规发布时所做的致辞可见一斑。他说,为了“确保美国产业在电信行业能对标准发展行为做出更全面的贡献”,“美国不会放弃全球创新领域的领导力”,“美国商务部致力于保护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的利益,鼓励美国产业全面参与到使美国技术成为世界标准的行动中来”。

胡静指出,原《出口管制条例》规定,如果与一个外国人在美国或美国之外的地方通过口头或书面的形式交流“技术”或源代码,则属于“泄漏”的一种。那么,尽管华为被加入实体清单,但并不能禁止华为参加国际标准组织举办的国际性会议,参与讨论国际标准的制定。反而是由于上述《出口管制条例》的限制,美国企业的工程师或者参会人员却不能与华为的参会人员共同讨论或者披露相关技术细节,否则就构成“泄漏”。此次新规的出台,就是为了解决上述难题,允许美国企业的参会人员在不申请许可的情况下,可以开口说话,讨论相关技术细节。

“值得注意的是,本新规只针对有限的技术,即EAR99(美国政府部门制定的出口限制措施)或受控原因为反恐的技术,这些技术并非特别敏感或核心的技术。”胡静称。

据悉,近两个月,美国出口管制新规出台频繁。4月28日,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删除了原《出口管制条例》中民用最终用户的许可例外,并且扩大了对中国、俄罗斯和委内瑞拉的军事最终用途或军事最终用户的出口审核。5月15日,美国再度升级对于华为的管制措施,即在没有获得美国许可证的情况下,华为将无法使用美系的芯片设计软件,同时台积电等晶圆代工厂也将无法利用美系半导体设备为华为代工芯片。5月22日,共计33家中国公司及机构被列入“实体清单”。

上述一系列新规的出台,可谓步步紧逼。

“其实从2018年8月13日美国总统签署《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并同时生效了《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和《出口管制改革法案》,就可见美国对华政策收紧的端倪。”胡静认为,《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主要针对的是外资对美投资的审查,《出口管制改革法案》主要是为了加强美国对外出口物项、技术的管控,虽然没有明确提及是针对中国投资者,实际上让中国企业赴美投资越发艰难。《出口管制改革法案》出台后,美国以“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理由,不断把中国实体加入实体清单。目前,中国实体在《出口管制条例》实体清单中的数量已经迅速跃升为世界第二大国,仅次于俄罗斯。

“上述新规主要针对的是中国的电子、通信、计算机、信息安全、材料加工、传感器和激光器、推进装置等高科技领域、军工领域和军民融合领域,延续了2018年以来美国对华政策,主要目的是遏制中国高科技领域的发展,从而维持美国在高科技领域的世界领先地位。此外,美国近期又重点针对军民融合产业,这也是为了维护其所谓的‘国家安全’。”胡静建议,上述领域的中国企业应立即着手排查美国出口管制项下的各项风险,搭建符合要求的合规架构,建立自己的防火墙来应对美国出口管制的长臂管辖,并在世界范围内寻找可替代的技术或物项,尽量避开使用美国的技术和物项。

有人用“没那么好,也没那么糟”形容中美之间投资贸易。对此,胡静认为,在出口管制项下,美国目前针对中国重点打击的行业主要集中在某些高科技领域和军工领域,在外商投资审查领域,美国目前主要保护TID(T是指关键性技术、I是指基础设施建设、D是指个人敏感数据)领域,在这些领域,确实“没那么好”。美国仍然需要中国产品和中国市场,这从美国对中国232和301调查就可以看到,美国总统决定对华加征关税,无数美国进口商和下游消费者通过书面意见或听证会的方式提出了很多反对意见。除了上述提及的领域,对于传统行业而言,受美国《出口管制条例》新规的影响不大,只需要做好美国出口管制项下的风险防控,不与敏感国家和敏感实体进行交易,即可防范大部分的风险,因而,中美之间投资贸易“也没那么糟”。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