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贸促会经贸预警分析会“靶向发力”

“近年来,印度对华发起的反倾销调查较为频繁。”在第三期经贸预警情况分析会上,中国贸促会法律事务部副巡视员李薇举例说,以粘胶长丝为例,印度虽长期依赖进口,但印度企业和政府却屡次运用关税、反倾销等贸易壁垒措施,阻止中国产品进入。2005年,印度对华粘胶长丝提起反倾销调查,2017年又发起了反倾销日落复审调查,2018年作出了第二次反倾销日落复审终裁。“经过多方努力,我们终止了该项调查。”

李薇介绍说,1995年到2004年,尽管印度对我国发起反倾销调查的数量较多,但涉案金额远低于美国和欧盟。自2005年起,印度对华反倾销金额迅速上升,到2016年已高达数十亿美元。目前,印度对华反倾销调查的产品范围越来越广,排名前三的为化学原料和制品工业、医药工业、纺织工业,涉案金额呈现高速增长态势。

近日,印度人造纤维工业协会申请对华60代以上的粘胶长丝纱线启动反补贴立案调查。

“补贴主要是指某一成员方的领土内,由政府和任何公共机构提供的财政资助,以及对价格或收入的支持。”会上,北京市瑞银律师事务所律师、经贸摩擦顾问委员会专家王涛对反补贴调查的基本情况进行分析说,补贴还需有利于产品出口或生产,若企业破产,政府对一些员工的遣散给予补贴,则不在补贴范围之内。此外,补贴还需具有专项性,有别于普惠制。还有特定数量,比如某补贴只发放1000家企业,先到先得,但该辖区有2000家企业,这也是WTO所认为的反补贴行为。

王涛强调,“中国最常见的补贴项目主要体现在原材料、土地、贷款、税收、资金扶持等方面。但若与环保、安全、救灾相关的补贴是不可诉的。”

北京市瑞银律师事务所律师、经贸摩擦顾问委员会专家周磊介绍了印度反补贴调查的程序。他指出,一般由印度国内产业提出,根据《反补贴协议》,调查发起前,印度政府可以邀请中国政府进行程序磋商,若磋商无结果,则印度政府可以发起反补贴调查。调查当局会向中国政府和涉案企业发出调查问卷,并根据回答情况发出补充问卷。经过材料的审阅,调查当局可以在6个月左右发布初裁,也可以进一步实地核查。最终在12个月内,最长不超过18个月,公布终裁,并通知财政部和海关按裁决结果征收反补贴税。

对于印度反补贴调查的情况,周磊总结了四个特点,一是印度在某种程度上鼓励和支持对印度当地企业的对华立案,因而要求较低,并未达到WTO所要求的立案标准。此外,印度在证据的收集、审查、补贴的认定方面也存欠缺。二是印度的反补贴调查具备完善和完整的法律程序,在调查报告中,印度对每一项补贴都进行认真的分析,如补贴项目简介、利益方观点、与补贴有关的部门、项目受益情况、项目的补贴性分析等。三是对于反补贴调查和计算可能会溯及既往补贴项目,比如,若某特定规格的产品曾有过一次性补贴,即使发起调查时已经过5年,印度调查局仍会对该项目审查确认其对产品生产和销售的影响是否存在,通过分摊等方式确定一个补贴价格。四是印度的调查计算方法比较随意,以对华风力发电机组铸件为例,对补贴幅度的计算分摊方式虽符合WTO《反补贴协议》的要求,但对于公司获得补贴多少与涉案企业和产品相关并未进行明确拆分,仅做简单的按比例分摊。

据悉,当前,国内外疫情防控和经贸发展形势发生重大变化,贸易摩擦应对工作任务艰巨。为全力稳住外贸基本盘,中国贸促会法律事务部在每周三举行经贸预警情况分析会,通过汇总一周以来经贸摩擦的关键信息,组织专家、律师对重点国别或地区的经贸摩擦应对特点和方式进行讲解,以期提升企业贸易风险防范和应对能力。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