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墨西哥代表处

拉美经济的盛衰往复与破解之道

    拉美经济在10年增长后又陷入了衰退,直接原因是中国工业化所引发的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结束了。在这个周期里(2003-2012年),大宗商品的价格上涨了3倍多。但大宗商品的热潮同时扭曲了拉美的经济结构,阻碍了新兴增长点的形成。期间,许多拉美经济体的货币被高估,伤害了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消费迅猛增长,投资同步下滑。因此有人总结说,当亚洲在大兴工业时,拉美在狂建购物中心。

    好在本轮的经济减速和过去不同,有进步的一面。以往,拉美大宗商品的繁荣总是以金融危机来终结。但这次除了委内瑞拉老调重弹,大多数拉美国家的经济并没有陷入崩溃,反而显得颇具韧劲。这得感谢多年来各国政府负责任的宏观经济政策、增强的银行系统和较低的公共债务水平。

    不过,对于拉美来说,要想走出经济盛衰往复的老路,光有韧劲还不够,必须保持一定的增速。而要想实现长期增长,拉美经济就必须解决长久以来的结构性弱点——产出少、储蓄少、投资少,产业门类单一、生产效率不高。简言之,一得提高生产率水平,二得实现产业多元化。

    说到生产率水平,得看全要素生产率,即资产与劳动的结合效率。1960年代时,这个指标拉美还能达到美国的75%,但现在已降到50%了,而东亚却在不断提高。有分析认为,差距拉大的原因在于拉美落后的交通状况、创新的缺乏、庞大且不断增长的灰色经济

    道路、港口等交通设施缺乏是制约拉美生产率提高的重要因素。拉美基础设施投资只占GDP的3%,而中国则达到9%,连印度也有6%。主要问题不是缺钱,而是行政效率低下:一个建设项目涉及的各种审批程序旷日持久,复杂无比。

    拉美在创新方面一直表现不佳,研发投入占GDP的比重连发达国家的一半都不到。此外,劳动力受教育水平也不足。学校的教学质量普遍不高,再加上产业门类单一,结果是整个经济体对高技能劳动力的供给和需求同时不足。

    灰色经济也称非正式经济,它们不纳税,不受政府部门监管,也无法统计。灰色经济会侵蚀公共财政,因为它们对财政没有贡献而只是享受公共服务,客观上还与阳光经济争夺资源和市场,但自身的规模和效率又注定无法提高。

    要全面提高生产率,光靠教育和基础设施投入远远不够,政府还得有良好的政策引导和高效的执行力,比如合理的城市规划和住房政策、对犯罪现象的有效打击、对女性工作的支持等等。没有这些基础性支撑,劳动力就只能随遇而安,缩在家里从事灰色经济,而不是提高技能进入产业大军,或勇于创新、积极创业。

    当然,拉美国家也有现代化的大企业,其中一些甚至是成功的跨国公司。但典型的拉美企业则是小规模的车间化生产,缺乏规模、技术和专业管理,除巴西和墨西哥外,拉美企业一般都只在国内的狭小市场里打拼。如果要提高生产率水平,必须走出国门,参与国际市场竞争。

    但南美远离欧洲和亚洲市场。其地理位置制约了南美企业——难以加入欧洲或东亚的产业链。因此,拉美经济体对全球价值链的参与度一直不高。其实,全球价值链的具体表现是区域产业链:即相邻国家之间构建的供应链,这是现代工业的一个重要特点,欧盟、东亚、墨西哥北部地区都是如此。只有形成了区域产业链,各经济体才能专业性更强、复杂程度更高、多样性更鲜明。

    因此,拉美自身的“区域经济一体化”是构建区域产业链的重要抓手。但拉美各国一直以来都是谈得很多,做得不足。巴西和阿根廷的南方同体市场是个很好的开端,应该向自贸区方面继续深入。

    早在1990年代,拉美就开始实施经济多元化战略,扩展产业门类、生产多种商品;但这个进程被本轮大宗商品超级周期逆转了,其技术密集型产品的出口比例越来越小——创新和生产被大宗商品的开采取代了。在过去15年中,拉美地区只有墨西哥一个国家变成了世界贸易体系的重要节点。墨西哥已经融入了全球价值链,其出口产品门类众多、技术密集度高。

    因为拉美特殊的地理位置、资源禀赋和历史文化,在全球并无一个成功的样板可供模仿。直到现在,拉美仍时时陷于看不见的手(走纯市场道路)和看得见的手(凭借政府推动)之间的理念大讨论。到底走哪条路,莫衷一是。但不管推行哪种理念,都得先完善市场、推动竞争,提高政府的执行力。

    总之,不进行真正的结构性改革,就不可能产生经济和福利的真正增长,等待拉美的还将是一轮轮大宗商品周期引发的盛衰循环。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