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墨西哥代表处

墨西哥经济增长中难以解决的差异问题

除中国外,墨西哥也是得益于全球自由贸易实现快速增长的经济大国。与其他新兴经济体不同,墨西哥的经济增长并不依赖大宗商品输出,而是与北美产业链紧密结合的结果。目前墨西哥是美国和加拿大的第三大贸易伙伴,其对美一周的出口额,超过对华一年的出口额。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浪潮中,墨西哥成功发挥自身优势,实现了经济领域的部分现代化。建成了整个拉美地区的规模最大也最完整先进的工业体系。全球各大汽车品牌均在墨西哥投资设厂,墨西哥已成为全球第四大汽车出口国,仅次于德国、日本和韩国。

20多年来,墨西哥执行严肃负责的宏观经济政策,政治体制也基本稳定。目前正在着手进行市场改革,在多个行业打破垄断、引入竞争。从美墨边境直到首都墨西哥城,形成了一个充满活力的工业走廊,中产阶级群体也在其中扩大崛起。

但得益于经济全球化而积累财富的始终是少数,墨西哥大多数人口依然生活在落后和贫穷之中。自1994年加入北美自贸协定、全面融入北美经济圈以来,墨西哥人均收入的年增长率只维持在1%的水平。约一半的人口仍在贫困线上挣扎,另外四分之一人口则面临陷入赤贫的危机。

几十年来墨西哥进行了多项改革和尝试,但始终没能解决贫富分化问题。墨西哥社会经济的双重性表明,正确的经济政策只是全面发展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在这个方面,墨西哥为全球新兴经济体提供了一些经验教训。

第一,城市化进程必须与高效的公共管理相配合。

城市能给人们提供大量的就业和创业机会,但如果城市无法有效提供交通、能源、医疗和安全保障,不但无法实现其经济潜力,还会带来暴力、犯罪和贫困漫延。一旦形成贫民窟,将是城市发展的巨大障碍,难以解决。

第二,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性,再重视都不为过。

墨西哥的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高速公路主要连接工业中心、港口和北部重镇,其他大片国土处于断裂状态,市场无法开发,经济难以发展。有的沿海度假胜地,用于消费的海鲜产品都必须到数百英里外的墨西哥城批发市场购买,而无法就近采购,难以对当地发展形成带动效应。

第三,社会信任的普遍缺失,会产生腐蚀性影响。

不完善的公共服务,会让民众对纳税产生抵触,腐败现象会造成人民对政府的怀疑,执法缺位会导致全社会忽视契约。最终大多数人只能信任自己的家庭或小圈子,无法实施较高层次的的市场经济行为,并致使灰色经济盛行。

第四,灰色经济的扩张,严重阻碍经济的整体提升。

灰色经济为墨西哥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但它体量小不注册、不交税无贷款,只能解决基本生活需要,无法扩大再生产。庞大的灰色经济实际削弱了墨西哥国内经济的发展水平。在过去10年间,墨西哥大型企业的生产率每年增长5.8%左右,而小微企业的生产率却每年下跌6.5%。

经济增长但无法消除贫困现象,这是所有新兴经济体在成长过程中面临的普遍问题,墨西哥社会严重贫富分化的现实和教训值得我们借鉴。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