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墨西哥代表处

自由贸易成为政治分野,全球化大市场面临变数

    目前在发达国家内部,政治派别间的分野愈来愈表现为“开放与封闭”的对立,即对贸易全球化和外来移民的对立态度。上层建筑中政治观念的分歧,是各国民意的真实体现。

    6月英国的“脱欧”公投,对各国政治和经济界都产生了强烈震动。当时英国主要政党的领袖、金融界、企业界、学术界的精英,以及主流媒体,都明确表示出“留欧”的愿望和预期,但结果却是“脱欧”派民众获胜,展示出普通民众对全球化和移民问题的抵触情绪,完全超出了各国精英群体的想象。

    而且,英国的情况并非个案。法国右翼政党的口号是“反对全球化就是爱国者”,其发展势头强劲,很可能在明年的总统大选中获胜;瑞典的民族主义政党也在上半年的民调中异军突起;德国的反移民浪潮不断涌现;意大利民粹主义政党也呈兴起之势。有统计表明,目前欧洲五分之一的选民支持民粹主义党,欧洲有9个国家正由民粹主义政党执政。

    在全球化策源地的美国,民众心理和政治态度也已发生变化。自由贸易、强大军力的全球存在,一直是美国共和党的传统,此时正面临蜕变:其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明确反对全球自由贸易。特朗普的观点与其政治对手(民主党的二号选手桑德斯)倒是基本一致;同时,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对贸易全球化的态度也在掉头,由全力支持变为摇摆反对。

    研究机构认为,各国反全球化的呼声中存在相同之处。首先,民众表现出对本国精英阶层的反感,认为他们支持全球化完全是出于自己的私利,政治家支持全球化是被跨国公司所操纵。其次,认为国家面临的危机是由外来人群造成的,对接纳中东难民和外来移民存在强烈的抵触情绪。

    经济贫富差距和人口结构变化,是发达国家反全球化和民粹主义兴起的主要原因。

    全球自由贸易虽然给发达国家带来了消费福利,但同时也冲垮了竞争力不足的国内产业,甚至对一些工业密集区产生了毁灭性打击。在全球化的过程中,财富和能力背景的不同导致了收益和损失的巨大差异。中低技能的劳动力群体所受冲击最大,反感也最强烈。

    发达国家的人口出生率低,伴随着全球化浪潮,大量移民涌入发达经济体,改变了当地的人口结构。在美国,白人基督徒已成为了“少数群体”,预计到2050年,整个白人群体都不再是多数人群了。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是受全球化冲击最大的群体,面对外来移民和当地人口结构的变化,他们最为担心,所以变为了特朗普民粹主义的坚定支持者。

    为了改变目前对全球化的抵触和民粹主义的兴起,各国主流政党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但收效不彰。各种政治手段只能抵抗或延缓,并不能根本解决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利益分配不均、贫富差距加大问题。

    目前,主流政治派别转而与民粹主义结合起来,以民粹主义的口号和作法来吸引选民,维持自身的政治地位。在英国新一届政府的移民政策、美国共和党的大选提名、希拉里对自由贸易的态度转变中都可以看出端倪。

    几乎所有主流媒体都认为,如果以自由贸易为核心的经济全球化走向倒退,一定会带来更大范围的经济贫困和政治危机。但不得不承认,目前全球化正走到一个十字路口,贸易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的思潮在各地兴起,我们应该正视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