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日本代表处

中国-印尼煤炭贸易路在何方

2016年以来,为适应经济增长转方式、调结构的需要,我国政府限制产能过剩,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应对环境污染,使电厂和钢厂煤炭进口量激增。据统计,2016年1-11月份,我国累计进口煤及褐煤22,869万吨(2.29亿),同比增长23%,其中印尼进口煤上涨近37%。11月当月,我国的进口煤及褐煤2697万吨,煤炭进口量达年度最高,同比增加1078万吨,增幅67%,这其中印尼进口煤的涨幅更是达到了160%的同比增长。2016年的煤市“疯狂”,让很多从事中国-印尼煤炭贸易的人开始憧憬接下来的2017年,但考虑到我国和印尼煤炭政策基本面变化不大,可以预计的是,未来若干年内,我国市场上的印尼煤炭将延续2014以来的逐年递减趋势,去年略显火爆的煤市更像是“回光返照”。

一、我国与印尼煤炭贸易的基本面

1、我国消费需求走低。我国经济逐步进入低速发展期,能源生产和能源消费有着新的变化,今后一个时期的煤炭消费增速将持续回落。此外,出于环保的考虑,近年来我国的能源结构一直在不断的改进,煤炭在能源消费中的占比越来越低,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环保的天然气。

    2、中国-印尼煤炭行业措施频频出台。我国从2015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了《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办法》中对进口商品煤的质量提出了新增的微量元素要求,而印尼检验机构使用的标准与中国并不一致。印尼方面,为保证国家能源安全,保护自然生态环境,2014年以来,印尼政府加强了对国内非法煤矿管制,采取举措清理煤炭业,淘汰最差的煤炭生产商;为了控制煤炭非法出口,自2014年10月1日起印尼开始实施煤炭出口许可证制度,法规要求动力煤和炼焦煤出口商在出口煤炭之前,必须向贸易部申请出口许可证,对煤炭的出口规模设置上限;2015年4月1日起,对印尼出口的煤炭、石油天然气和棕榈油等商品采取国际贸易强制信用证结算;同年7月1日起,印尼央行在中国禁止使用美元交易。

    3、印尼煤的竞争优势逐渐丧失。一方面,中国国内神华等一些大型煤炭企业采取低价促销策略,进口煤的价格优势逐渐丧失,内贸煤开始蚕食浙江、福建、广东等南方沿海省份的传统进口印尼煤炭领地;其次,根据2015年底生效的《中澳自由贸易协定》,澳洲出口中国的炼焦煤关税从3%降为零,而澳洲动力煤也在2017年起开始享受零关税,加之澳大利亚煤品质高于印尼,这无疑将有利于提高澳洲焦煤的出口竞争力。

4、印尼国内煤炭需求日益增长。印尼作为能源消费大国,其本身的需求也十分庞大。这是因为经济迅速增长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需要廉价能源支撑。而且,印尼的人均电力消费大大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在没有有效碳价的情况下,煤炭就是最廉价的能源。根据印尼矿产和煤炭总局预计,到2019年印尼煤炭出口量将从2015年的3.23亿吨慢慢减少至1.6亿吨,而与此同时,在煤炭消费方面,印尼政府预计到2019年煤炭消费量将由2015年的1.02亿吨大幅增加至2.4亿吨。

 

 

二、未来我国煤炭贸易企业应适时调整战略方向

1、我国煤炭企业应该将更多的注意力从进口转向出口

    近来,在整体供给过剩的背景下,国际市场供求关系有所调整,使我国煤炭在日韩等地的比较优势显现是煤炭出口大增的主导因素。目前,我国煤炭出口主要集中在韩国、日本、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主要品种为炼焦煤及其他烟煤。在供给层面,近来,受供给过剩制约,国际市场价格一再低走,澳大利亚、印尼等煤炭出口大国纷纷减产,削弱供给;国际社会制裁导致朝鲜无烟煤出口受阻,使中国台湾的煤炭进口来源地由朝鲜转向大陆地区,刺激了国际市场对我国煤炭出口的需求。

    与此同时,我国煤炭价格受国际形势影响跌至低位,纵向价格优势相对突出,加之地利之便,综合运输成本之后,导致亚洲地区尤其是日韩对我国的煤炭进口需求表现积极。

    与澳大利亚、印尼等产煤大国主要以露天开采不同,我国的煤炭资源储藏较深,多以井工开采为主。在这样的开采方式下,无论生产与否,维持矿井安全运营的通风、排水等设备不能停,的确决定了我国煤炭生产的固定成本较高,而可变的边际成本相对较低。也正因为此,即使售价走低,矿井仍要亏本运营,因为停产也有成本,“否则,亏得更多”。可以说,维持运营是当前我国煤炭开采企业亏损最小化的必然选择。

    供给的回缩可能促使煤炭供求失衡状态适度回调,进而拉升市场价格。而且,如果国际油价回升,煤炭采购物流成本也会上升,在东北亚地区,我国煤炭相对于澳大利亚、印尼等地煤炭的比较优势将会更加突出。专家建议企业把握市场机遇,进一步巩固毗邻的东北亚地区,尤其是日韩市场的出口优势,并积极关注印度、越南等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过程中伴随的能源增长需求,阶段性平抑我国煤炭市场的供求失衡格局。

2、动力煤期货将成为现货企业有效的风险管理手段

    2013年9月26日,郑州商品交易所(郑商所)推出动力煤期货,进一步完善了动力煤市场体系,为现货企业提供有效的风险管理手段,为煤炭贸易参与者提供有效的套期保值工具。郑商所动力煤期货合约,自上市交易以来吸引了瑞茂通、神华等煤炭、发电企业、进口贸易商和其他投资者广泛参与其中,在煤炭贸易中的影响力与日俱增,其中去年实现成交额1.17万亿元、1129万手动力煤合约,折合22.58亿吨动力煤。郑商所动力煤期货的实物交割,为瑞茂通等进口煤贸易及神华、伊泰等煤炭企业提供了套期保值工具。去年1月8日,动力煤期货交易的首单实物交割由内蒙古伊泰煤炭股份有限公司和江苏锦盈贸易有限公司(锦盈贸易)完成。

    随后,瑞茂通、福州新电燃料等众多进口煤贸易商纷纷利用期货的套期保值功能,在现货煤炭贸易配套开展期货交易,提前锁定煤炭贸易预期利润,管理煤炭现货价格波动风险等方面,取得较为可喜的操作业绩。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网0